狐女 9分
作者 :苏二喵 更新至 番外之转世篇(下)
完结

爽文

狐仙

1V1

暧昧

89.7万字 1.0万人气 0.2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我小时候不懂事,闯下了大祸,外婆为了保我小命将我许给了狐仙,从此我便被那淫狐缠上……

第一章 狐怨

我小时候不懂事,闯下了大祸,外婆为了保我小命将我许给了狐仙,从此我便被那淫狐缠上,夜夜索欢无度……

事情发生在八年前,当时我十岁,一直被寄养在乡下的外婆家,那是一个山明水秀,民风淳朴的小山村。

或许是因为交通不便,村里的居民普遍的文化程度不高的缘故,非常的迷信,我外婆说我们村子这么多年之所以风调雨顺都是因为村子里面供奉着的神明在庇护。我当然是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说法,不过在我的印象里面,和周围其他的村子相比,我们村确实多年以来无灾无害,每年都五谷丰收,这倒是一件挺怪的事情。

我小时候很贪玩,性格像男孩子,剪着一头利落的短发,扎着裤腿经常在爬树下河,掏鸟蛋摸鱼虾。外婆每每看到我顽皮捣蛋的样子都摇着头叹息,说我是男孩子投错了胎,担心我以后长大了没有人要。

我那时候不懂事哪管这些,光顾着什么地方有好玩的什么地方有好吃的,每天放学以后不到天黑都不着家。

我最喜欢玩的就是捉迷藏,我那时候发育不全,个子小晒得也黑,最喜欢往犄角旮旯的地方躲,谁都找不着我。有一次,我心血来潮躲到了后山的祠堂里面,那里平时大人们都不让我们小孩子靠近,我其实挺好奇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的,正好借着机会看一看。

可是里面又黑又旧,什么都没有,一点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玩。不过祠堂的里面倒是摆放着两盘子贡品,一盘是有红又大的水蜜桃,一盘是精致漂亮的糕点。

小孩子嘴巴馋,而且那时候外婆家的条件也不是很好,这样的好东西也就是逢年过节才能吃得上一口。

我盯着那些好吃的直流哈喇子,一下子没把持住就偷吃了一些。因为是偷吃,难免会心虚,这时候村里的小伙伴在不远处喊了我一嗓子,我登时吓得慌了神,一不小心竟然把祭台上面的神像给弄到在了地上。那神像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太不结实了,掉地上的时候脑袋给砸没了,估计是滚落到了哪个角落里面。

我也顾不得多想,赶紧把断了脑袋的神像摆回去,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从后门偷偷溜出去,然后就跑回家去了。

村子里面的祭祀每年只有两次,我心里想着,下一次祭祀是半年之后,就算被发现也不会有人知道是我,于是很快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

可是当天晚上,我却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有一个什么东西一直压在我的身上,让我喘不过气来,我感觉浑身忽冷忽热,一下子像是在火里面烤一下子又像被丢进了冰窖。眼前迷迷糊糊出现了模糊的身影,那是一个穿着古风装束的男人,气质如华,超凡出尘,给人一种望而生畏的感觉。但是奇怪的是,对方却长着一张狐狸一样的脸。

那张脸说不上恐怖,但是狭长的眼睛透着金灿灿的光,仿佛蕴含了无尽的怒火和怨恨。他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我,一直看着我,让我遍体身寒,手脚冰冷。

“夭夭,夭夭……”耳边是外婆在呼唤我的名字,我听得清清楚楚,但是却没办法开口说话,手脚也不能动弹。

外婆急坏了,赶紧去村里请来了赛半仙。这个赛半仙是个四十多岁头发就花白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像七老八十的老头。村里人如果小孩子无缘无故发烧说胡话都找他来看,听说他祖辈是个挺有名气的道士。

可是这赛半仙一进我家的院子抬头看了一眼我家屋子上头,脸色大变,直接摇摇头,叹息着转身就要走。说什么“你家夭夭得罪了狐仙,贫道实在无能为力,且替她准备后事吧。”

我外婆一听差点没晕过去,好说歹说央求着赛半仙给指一条活路。赛半仙念在我外公早年在他落魄之际救助过他的情分上才答应试一试,不过成功与否全看我自己的造化了。

赛半仙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要索我性命的是狐仙大人,只有请狐仙大人手下留情放我一马,我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虽然我现在躺在床上不能说话也不能动,跟一个活死人没什么两样,不过赛半仙和外婆他们的举动我都能清楚的感知到。

他们把我抬到了后山的那个破旧的祠堂里面,然后赛半仙做了场法事,请出了他们所说的狐仙大人。

我听到一个清冷的嗓音漠不近情的开口:“此女毁我仙身损我半世修为,不杀她难解我心头之恨。尔等若敢阻拦,吾绝不姑息!”

赛半仙忙跪下来磕头求情:“无知小儿无意冒犯仙尊,小人斗胆请求仙尊看在我全村上下世代诚心侍奉的份上饶她一命。况且这女娃娃的阳寿未尽,仙尊若是此时杀了她必会有损仙尊修为,还请仙尊高抬贵手。”

赛半仙说完,那双灿金的眼瞳微微眯起,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

“好吧,你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不过她既损我修为,总要付出代价。从今日起,她这条命就是我的,日后要积德行善助我飞升,等到成年之后还需……”

那位狐仙大人最后说的那句话我没有听清,接下来半个月,我浑浑噩噩的大病了一场,醒来时已经被外婆送回了城里的父母身边。而对于在乡下发生的那些事,我也忘记了很多,只是大病初愈以后,我的眉心中间无缘无故多出了一个火焰形状的红色胎记,咋看之下红艳欲滴,美轮美奂。

父母一开始还担心是什么隐藏的病症,带着我去了好几家大医院做了身体检查,但是检查的结果显示我一切正常,也没什么其他的不适感,只是自从有了这个火焰形状的红色胎记以后,我隐隐觉得我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比如我原本婴儿肥的脸慢慢的瘦了下来,下巴尖了,腰纤细了,胸部发育的明显比同龄人快很多,不管我穿得多保守,裹得多严实,走在路上都能引来很多男人注视的眼光。而且,时间长了,我还发现自己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撩人的女人味,说话的嗓音也不自主的软糯发嗲。

还有我天生的夜盲症,医生都说治不好,现在竟然不药而愈了,而且我现在晚上爬起来上厕所,连灯都不用开,看什么东西都清清楚楚。

我以前不大爱吃鸡,但是现在我几乎顿顿都要吃鸡,没有鸡就吃不下饭。还有就是,我小时候很喜欢小狗之类的小动物,但是现在也不知怎么的,但凡是只狗看到我就龇牙咧嘴,一脸凶相,朝着我狂吠不止,好像我跟它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似得。

一开始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变得越来越漂亮,身材越来越好,在学校里面也颇受男孩子欢迎,我还挺高兴的,可是时间久了,麻烦的事情却一桩一桩的来了。

比如,每天早上去上课,打开抽屉里面全都是男生写给我的情书,课桌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早餐,随便打个喷嚏也会有男生课间去药店给我买药……

这种被男生们注视着簇拥着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妙,因为那些情书我不可能一个个拆开去看,那些早餐我也不可能一个人吃完,至于那些多余的关心,我实在是消受不起。

尽管我曾经或直接或委婉的向对我表示爱意的男生表明自己目前只想好好学习没有谈恋爱的打算,但是丝毫没有减灭他们对我的热情。

而我也因此被班上甚至是整个年级的女同学排斥,她们一个个看我的眼神充满了鄙夷,嫉妒和厌恶。我知道她们背地里叫我狐狸精,贱人,小婊子……还有很多难听得不堪入耳的话,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传言,说我在哪个哪个酒吧坐台,是某某某个富二代包养的小三,又跟某某某有钱的干爹在豪车里面啪啪啪……

我真的很佩服她们的想象力和胡编乱造的能力,要不是我就是当事人,听她们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我自己都差点信了。

污蔑我诋毁我还是轻的,我的课桌经常被人放死老鼠死蟑螂,交上去的作业本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垃圾桶里,书包里面也会莫名其妙被塞进一些恐吓信,警告我离某某某个男生远一点,事实上我连那个男的是谁都不知道。

高中三年,我每一天都过得胆战心惊,不跟任何人交谈也不和任何人有交集。我没有朋友,也不敢有朋友,因为我知道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不会真心实意的接纳我。

不过,在我心里留下最大的阴影还是快期末考试的时候,那会儿我一心想着考一个离县城远一点的大学,快点逃离这个水深火热的地方,所以每次都复习到最晚才离开学校。

可是那天晚上,我收拾好东西走出教室的时候,数学老师却突然从暗处跑出来,拦住我的去路,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笑得很猥琐道:“苏夭夭同学,这次数学测验,你的成绩很不理想,有几个题目我之前上课的时候明明讲过的,你怎么还做错?看来你还是没有听懂,跟我来办公室,我重新给你说一遍。”

我心里很犹豫也很不安,毕竟已经快十一点了,可是想了想,这次数学测验后面的几个大题我确实不太明白,万一要是高考的时候遇到,那我岂不是完蛋了?

于是我迟疑了一下,就跟着数学老师去了办公室。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艳客劫

    小鱼大心 著 有一种女子,她叫胡颜,她是女祭司,无论她一举一动一嗤一笑,都格外招人恨。偏偏,她又嘴贱心狠手段了得。一路行来,各路美男子心心念念的都是她,唔,承认吧,是想着如何虐死她!胡颜却觉得,这世上,想让她死的人千千万万,区区几位美男子又算得了什么?人活在世,没几个人恨自己恨得咬牙切齿,活得岂非太没有存在感? 美男子们发现,女祭司很猥琐很强大,却有一个致命弱点——女祭司以身侍神,若想除之而后快,必须破了她的处子身!只是,这事儿不好群起而攻之吧?
  • 画魂

    穆飞花 著 他,是法力通天的修罗之王;她,是可窥天机的洛河神女。 千年前的不期而遇,两颗素无波澜的心从此只为对方而跳动。 一场处心积虑的阴谋,一次逆天而行的推演,注定了他们如同彼岸花叶般生生相错的命运。 十世轮回,她甘之如饴,只为他安好。而千年的等候,他却并没有盼来她的一个回眸。 心如死水,强行轮回,命格全被他一手打破…… 这一世,他失了一魂,不知情为何物。 且看命运如何指引他们再度相遇,而她又如何为他提笔画魂。 ※这里没有修真,这里只是一个古装的言情神话世界。飞花Q群159016693
  •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尘北北 著 为了妹妹,她甘愿嫁给传闻中容貌尽毁,性情残暴,还不能人道的男人。   豪门世家,尔虞我诈,她一次次被陷害,却总有一双手护她周全。   步步为营,原以为一年之后能获自由。   期限一到,男人摘下面具,邪魅一笑:“夏怡洋,之前是我,现在是我,以后也是我!”
  • 萌神恋爱学院

    八面妖狐 著 高考,没考好,夏小岚的选择也就只能在新东方和蓝翔里选了。 忽然,神秘的黑衣人送来了特殊的入取通知书,她终于有了第三个选择! 可是! 那个带着僵尸的妹纸是什么鬼? 那个一蹦一蹦的僵尸是什么鬼? 那个掐着她的脖子要吸血的帅哥是什么鬼? 那个身上缠蛇的自闭美少年什么鬼! 那个在天上踩着剑飞的风衣少年又是什么鬼啊啊啊啊!!! 她夏小岚拿到的,居然是!神魔学院的入取通知书!!! 漫天神魔妖怪,各个傲娇闷骚霸酷拽! 她夏小岚虽是凡人宅女,也要逆袭成神!专治神魔殿下傲娇王子病!
  • 与尸同枕

    夜星耀 著 结婚当日,未婚妻竟要我爸卖肾,给她买三金……
  •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袅袅鱼音 著 大婚之夜,他弃她若敝履,圣笔亲题“貌丑无盐”,骂她貌丑下贱,枉为皇后。 而她却盈盈笑着行礼。 “陛下所言甚是。” 他大怒。 罚她永生永世不得踏出房门一步,老死椒房殿。 三年弹指而过。 宫变汹汹,宫墙坍塌。 她踩着漫天匝地的血色上殿,额尖一抹朱砂痣,清冷绝情。 “臣妾枉为皇后,不如做做皇帝,请陛下禅位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