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罪 9.4分
作者 :花缘 更新至 第294章:血色笑脸
完结

热血

悬疑

都市

94.1万字 1.0万人气 0.1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有人买我坐牢,说好的是一场伤人案,最后却变成了一场凶杀案,更恐怖的是... 死者是警察的卧底... 在所有证据都被销毁之后,我走投无路,警察给了我一个赎罪的机会... 我代替了死者,成为了警察的卧底... 然而我并没有成为警察... 而是代罪之身! 启示录: 魔鬼与兽及假先知被扔到火湖的日期近了。、 死亡和阴间要被扔到火湖的日期近了。、 各人所行的要受审判的日期近了。、 若有人名字没记在生命册上祂就被扔在火湖里的日期近了。、 主问:还有什么日子近了? 我答:那些毒贩

第一章:凶伤与凶杀

在中缅边境,有个边寨,靠近布朗山,这个地方是中缅边境重要的扫毒与运毒的线路,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毒都是从布朗山这条线路运送过来的。

边寨是最近二十几年才形成的,主要就是内地的罪犯往缅甸跑,缅甸的人蛇往中国来,他们在进入交接的地方搭建了这么一个寨子,内地不管,缅甸也管不着,属于三不管的地方。

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

在边寨这边有两个发财的路可以走。

想发大财去背膏,发小财去顶包。

背膏就是从缅甸用背篓背着白粉从布朗山那边背过来,从布朗山到昆明,一千多公里,每一步都是死亡道路,可是每年都有无数人去那边背膏。

回来了就会发大财。

不过更多的人,基本上都出不了布朗山就死在大山里了,基本上都是被缉毒特警给击毙的。

还有一个就是顶包,说的好听点叫代罪,就是替别人坐牢。

一年十万、三年五十万、五年一百万,做这个的人很多,我在边寨生活了二十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现少了几个人。

在这边你没办法,你没有户口,你上不了学,你没知识,布朗族的孩子都要靠边境缉毒警察捐书才能学认字,更何况黑户,在边寨的人,要么背膏,要么代罪,基本上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我走上这条路,几乎是我爸爸一手造成的。

我爸爸是个赌徒,游手好闲,我妈是他从小勐拉那边骗过来的,一个比较傻的缅甸女人,她以为我爸在这边有钱,就跟我爸爸过来享福,没想到我爸爸比她还穷,把我生下来之后就跑了。

这种事在云南这边很多,你就算不是骗,有时候花个三五千就可以买一个女人过来,这里的缅妹服务一次也才十几二块钱,不过还是有很多缅妹从那边过来,那边的女人都想嫁过来过好日子,不过云南这边基本上都是穷人,有钱人也不会找缅甸女人。

前段时间我爸一个赌友从牢里面出来了,他很威风,很有钱,他给人家坐了三年牢,拿了十万块钱,请我爸去昆明景星街喝酒,那是我第一次到昆明,也是第一次去足浴城,也是第一次去发廊。

我爸那个赌友很豪爽,请我爸喝酒泡澡找缅妹,十万块钱一晚上就花了五六万,完事了之后,又去小勐拉赌钱,把剩下的钱又输光了,对于他们这种人,有钱就是第一时间霍霍掉,反正没钱了继续去坐牢。

那次我爸玩的很开心,可是回来之后,他就不得劲了,他不想再做茶农了,他想继续过好日子。

坐三年牢就有十几万谁都想干,在布朗山这里,茶农一年的收入是一千五百多,都不够吃饭的,何况还想去赌钱,所以他赌友出来之后,他就像是着魔了一样,想去给人家坐牢。

他赌友也很照顾他,给联系了中间人,刚好有个活可以做。

不过我爸有案底,他在昆明赌钱的时候,捅伤过一个人,那边还在通缉他,抓住了基本上就十年跑不了,如果在给人家代罪,估计出来的时候都六七十岁了。

所以,我爸就让我去。

我是想去的,在边寨这种地方,没有出头之日的,每天游手好闲,跟那些毒贩还有卖肉的缅妹鬼混没有出头之日的。

最关键的是,我去了一趟昆明,说不上什么梦想吧,就是有那么一种做正常人的渴望。

所以我就同意了。

我爸爸的赌友带我们去昆明的国庆路,这个地方是昆明最大的红灯区,去的是一个发廊,发廊的灯光很暗,有几个女人坐在里面,她们的表情跟我们差不多,麻木,少有乐趣的感觉。

中间人叫刀坤,矮胖,一脸都是油,我爸那个赌友很害怕他,跟他讲话的时候都点头哈腰的,一开始没有谈事,就是随便说一些有的没的荤话,我就坐在外面看着哪些女人,哪些女人也在逗我,我就有的没的跟她们聊来聊去的。

他们谈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那个叫刀坤的人把我一个人叫道外面的巷子里,很黑,他很凶,直接用肥腻的手捞着我的脖子,凶狠的跟我说:“进去了,不管他们怎么吓唬你,怎么打你,你都给我咬住了,你要是敢讲漏嘴了,里面我有人,直接给你捅死,知道吧?”

我挺害怕他的,没敢回答什么,就是一个劲的点头,他使劲的拍我的脸,很疼,那种凶狠是天生的,从气势上就让我不敢反抗。

他警告了我一通之后,又跟我说:“五年。。。五十万,我拿二十万,剩下的三十万给你爹,别害怕知道吗?里面我有人,不得让你吃苦的,我保证你在里面舒舒服服的蹲五年,出来之后你这种黑户他们会给你上户口的,你小子走运我跟你讲,别坏事。”

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假的,反正已经要做了,就义无反顾的做下去,三十万,五年,这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在布朗山边寨那种地方,我都没有见过钱是什么样子。

我同意了之后,刀坤就给了钱,直接给了我爸三十万,他不让我爸跟我多讲话,把我爸跟他的赌友赶走了,然后把我带进发廊里面,找了几个女人陪我,他跟我说,尽管玩,要不然进去了之后,五年都要靠手了。

对于代罪这种事,我也没有个什么概念,在山里面我没有见过世面,有的玩我就玩,有的拿我就拿,至于其他的,反正就一条路往前走吧。

那天晚上,我玩了多少次,我自己也不记得了,早上醒来的时候,刀坤就派人把我送到警察局了,刀坤反反复复的叮嘱一件事,他告诉我,不管警察怎么问,就咬定了大头狗是我砍的,刀在我手里,如果问我要不要请律师。

两只字“不要。”

我也没有什么概念,被送到昆明警察局的时候,我手里拿着刀,吓了那些警察一跳,我经常面对警察,所以也不害怕。

他们让我把刀丢了,我就丢了,让我跪在地上,我就跪在地上,他们就把我给抓了。

我就告诉他们我是来自首的,我砍了一个叫大头狗的人。

他们没有管我说什么,而是先把我拘留了,没收了砍刀,把我关进了看守所。

说真的,拘留所的环境都比边寨的木屋强,如果能住在这种房间里住五年,我觉得是我赚了。

那三十万我相信我爸应该会给我留一点,毕竟我是他儿子,出去以后,我就拿剩下的钱做点小生意,再也不回边寨了。

我没什么见识,见了昆明这种大城市之后,也就产生了这一点点的小梦想。

审讯是从晚上九点开始审讯的。

他们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叫什么呀,多大呀,干什么的,我都说了。

不过有些问题让我觉得不对劲,他们问我为什么要杀大头狗,动机是什么。

我没有杀人,我一直再说我只是砍了人,不过审讯我的人一直都在强调,我是杀了人。

砍人跟杀人的区别,我还是知道的,砍人不会判死刑,杀人会。

如果用五年的青春换三十万,我会换,可是用三十万换一颗子弹,谁都不会换的,所以他们不管怎么说,我都一口咬定我只是砍伤了大头狗。

审讯没有终止,他们就反反复复那几个问题。

杀人动机,杀人经过,杀人之后在哪里潜逃。

我一直在否认,我一直都说我没有杀人,可是他们不听我的话,不管我怎么重复,他们一直重复那几个问题。

我被他们审问的很烦躁了,我就发脾气,敲打桌子,大吼大叫,我以为他们会打我之类的,不过他们就是冷冰冰的坐在那,把我的所有行为还有话都记录下来。

这种审讯很折磨人,还不如打我一顿,或许打了我一顿,我会忍不住承认杀人的事之类的吧,不过他们没有打我。

审讯在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来了一个人,这个人穿便衣,我认识,他是布朗山边防派出所缉毒大队的队长庞正国,他经常到布朗山边寨附近做禁毒宣传工作,也经常带人给边寨还有布朗族的村民捐东西,是个一米八五的兵转警。

他对我有印象,他告诉我,他之所以来,是因为那个大头狗的死牵扯到缉毒大队一个案子,他让我老实说,是谁让我来代罪的,他说他是为了我好,如果我走错了这一步,我这辈子就完了。

我心里有过动摇,我知道庞正国是个好人,他在布朗族那边很受爱戴,不过我拿了钱,刀坤也威胁过我,如果我反水了,我知道可能会被砍死,所以我只能咬着牙坚持着。

不管谁来问,我都一口咬定,大头狗是我砍的。

就这么又僵持了一个多小时,庞正国也难不住性子了,他走到我面前,给我看了一张照片。

我看到照片上的画面,很血腥,一个身体很瘦可是头很大的人躺在血泊里,他的脖子上,有一个大口子,是被锋利的利器割开的,满地都是血,那翻卷的皮肉十分的恶心,让我不知觉的就想吐。

庞正国告诉我,这个人叫大头狗,本名柴喜,是他们缉毒大队的卧底警察,被人谋杀了。

他还问我,是不是坚持一定说大头狗是我杀的,如果是,他们就提起公诉,我一定会被叛死刑。

我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我看着照片上的死人,感觉这个世界的灯突然关闭了,一片黑暗。

他们骗我了。

不是砍人。

是杀人。

警察是不会骗人的。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豪门婚宠:兽性老公夜夜撩

    花不离 著 家族破产,未婚夫将她甩掉。 雨雪纷飞的夜里,她遇上了金主厉君沉。 为挽救家族,她舍弃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匍匐在男人脚下。 一夜过后,她带着金主高调炫富,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是…… —— 真相大白那夜,她流下悔恨的眼泪,“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他清冷的看着她,“谋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原来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她离开别墅的那个夜里,她的车冲下悬崖,车毁人亡。 他得知消息后整个人都崩溃,原来爱她竟然是这样疼。
  • 妖孽特工

    天河 著 当异能可以开发和进化,这个世界将不再平静,只可惜这种异能只存在一个身世如谜,如妖孽般的男人身上。高贵冷艳的女特工,奔放热情的女总裁,从小养成的小萝莉……护美女,踩小人,斗邪恶,且看沈飞纵横都市,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 越境鬼医

    天子 著 越:超越,越过; 境:境界,环境; 鬼:奇诡,死人; 医:医人,自医。 ...... 一个博学多才,精通形意拳的年轻医生。 一段徘徊于生死之间,亡命天涯的离奇经历。 一个充斥着复仇与抗争,贯彻真正男人信念与正义的现代都市传奇。 一个都市版的枭雄崛起记!
  • 断狱

    离人望左岸 著 奇智破诡案,巧思昭狱冤。 现代法医穿越南宋末年,上流纸醉金迷,底层民不聊生 俗世动荡不安,凶案诡事不断,人命贱如草芥,命运似剑如刀 且来领教领教! 读者群338476594,欢迎大家加入~~
  •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尘北北 著 为了妹妹,她甘愿嫁给传闻中容貌尽毁,性情残暴,还不能人道的男人。   豪门世家,尔虞我诈,她一次次被陷害,却总有一双手护她周全。   步步为营,原以为一年之后能获自由。   期限一到,男人摘下面具,邪魅一笑:“夏怡洋,之前是我,现在是我,以后也是我!”
  • 闪爱成婚

    清凉如意 著 代替妹妹订婚,对方是五年前差点杀了人的心理医生。 外人传他是变态。 心理界称他‘恶魔苏’。 相处下来,慕早早觉得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 这个油嘴滑舌笑容迷人有时候还萌萌哒的男人,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