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医馆 8.8分
作者 :夜半三更 更新至 忧心事
完结

医生

暧昧

扮猪吃虎

122.6万字 1.0万人气 0.1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杜康医馆能解忧,能治病,能谈生意,能抓小三,能解情殇…… 只要你敢来……

第一章 解忧医馆

蜀市,偏巷,小院。

吕凤箫懒洋洋的躺在摇椅上,手里摇晃着一支绿笛,院门前,雕刻着对联一幅:上联“医者治百病”,下联“忧者解千愁”,横批“杜康医馆”。

不同于其它医院和药材铺子,杜康医馆门庭冷落,非是吕凤箫医术不行,而是要价太贵。

隔壁拿药不付钱的大妈常常指着吕凤箫的鼻子说:“又不是神医,摆什么谱?一个小小的感冒都能治出几万块钱,你怎么不去打劫?”

不过,说归说,那大妈还是很好奇,这谋财的医馆平日也没见几个人来瞧病,怎么开了几年就是不倒闭呢?

其实,这个院子在上层社会中,还流传着一个名字。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此时,院子门前站着一个穿百褶裙貌美姑娘,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气质非凡,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但俏脸上却是眉头紧锁,愁容惨淡。

她抬头看了看杜康医馆的招牌,以及那沾满尘灰的木门,眉目中更添了几分愁。

这破旧药材铺能解忧?

姑娘叫温南衣,是二流社会的大小姐,她在一个酒会上,偶然听到一个商界巨擘说过。

“白马巷子315号,不管治病还是解忧,只要你付得起代价,都可一去。”

当时,她也只当是一句吹牛皮的玩笑话,付之一笑也不曾在意,时隔两月,终究还是来了。

每每想到那些赤裸裸的暗示,那些最丑最恶的神情,她几乎绝望,暗暗咬牙叹息一声,她迈出了脚步。

隔壁王大妈刚出来到洗脚水,见此一幕连忙道:“姑娘别去,这里头坑人。”

温南衣停住步伐,回头冲她笑了笑,“一个萝卜一个坑,我明白。”

这姑娘怎么听不懂话呢?

“姑娘,你听阿姨的,这里头坑死人,随便一副药都是好几万,你就是再有钱也不能这么挥霍,随便找个医院都比这儿强。”

王大妈边说边朝她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清温南衣的面貌时,她微微一愣,笑道:“姑娘生得真漂亮,比我女儿好看多了。就我家那闺女吧,无意中溜进去一回,也不知着了什么法,三天两头的往里溜,后来我又打又骂足足关了三天禁闭,还是消停不来,你说可怕不可怕?你也别怪阿姨啰嗦,总之啊,去不得。”

好心的王大妈费劲唇舌,本以为解救了一个无知少女。

没曾想,温南衣不但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好奇的看了看这不怎么亮堂的院子。

温南衣再次对啰嗦的王大妈报以微笑,坚定道:“越是如此,我越要进去瞧瞧了。”

说完,她便走进了医馆。

“不撞南墙不回头,这傻姑娘!”王大妈见温南衣去意已决,也没再劝阻,大妈再啰嗦也是有脸面的,总不能非拉着人家不让进吧。

温南衣走进院落,闻到桂花香,沉重的心不由松弛了些。

眼前的男子,很年轻,也很英俊。

她有些失望,在她想来真如那个商界巨擘说的那么神,怎么也是个遭老头子,如此年轻,能有什么真本事?

吕凤箫早已听到不重也不算轻的脚步声,停下了摇晃着的玉壶,却依旧闭着眼睛,淡淡说道:“姑娘看病?”

温南衣心中一惊,他都没睁开眼睛,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她惊诧的打量着眼前懒散的男子,不动声色,疑惑问道:“你是老板?”

吕凤箫不咸不淡的说道:“院子里除了你就只有我,我不是老板,难不成你是?”

温南衣暗暗撇了撇嘴,问道:“听说你能解千忧?”

“看价格。”吕凤箫身下摇椅晃动,不曾睁眼。

拿钱办事倒也实诚,听着他平淡而又自信的语气,温南衣不自觉松了口气,隐隐觉得或许还真有希望。

她再次走进了几步,轻声问道:“大事小事都能解?”

吕凤箫一如既往,回了声,“看价格。”

温南衣偷偷白了他一眼,哪有看门做生意如此招呼客人的?顾客是上帝不知道?不端茶,不送水也就罢了,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何等屈辱!

尽管是二流豪门,温南衣自小也是高傲的,何曾受过如此忽视?

她定了定心神,毕竟是有求于人,沉默少许,整理了一下思绪,娓娓道来。

“我是南北集团的董事长温南衣,目前公司遇到些困难,资金周转不过来,明天的酒会上,我需要跟一家公司谈下一笔价值三亿的买卖,你能帮解决吗?”

说完,她十分凝重的看着眼前这个似乎有些不务正业的男人,生怕他一口否决。

吕凤箫不慌不忙的拿起地上的老酒壶,饮了一口,若无其事的说道:“可以,不过得按规矩来,说说你能给我什么?”

做生意,银货两讫在正常不过了。

温南衣迟疑了。

来之前,她托人打听过解忧医馆的规矩,要解忧只有两个办法,一是金钱,二是珍贵药材或珍稀古董,除此之外一律免谈。

南北集团在蜀市小有名气,若是前两年兴许还能出个高价,可是现在自家资金都周转不过来了,要是有多余的钱挥霍,她又何苦来这不靠谱的医馆碰运气?

药材古董,家里人不学医、不考古,哪有这份闲心?

可是,尽管如此,她还是很没有自知之明的来了。

南北集团是家里三代人的心血,她丢不起,也不能丢。

温南衣咬了咬牙,有些难为情的说道:“三千万,可以吗?”

“可以。”吕凤箫一口答应。

先付钱,后办事,这也是规矩。

吕凤箫没有催促,依旧懒散的晃着摇椅,丝毫没有把温南衣口中的交易当做一回事。

医生不会失业,而神医更是能让人跪舔,这些年他没有悬壶济世,但人脉却比所有人都广,整个蜀市,凡是有头有脸的人,谁敢不卖他几分薄面?

人生在世谁还没个三灾两病的,积下一份香火情,谁都不会吃亏,钱重要,命更重要,花钱买命,这是真理。

听到眼前男子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她反倒有些慌了,毕竟有些话还没说出口,顿了顿,她尴尬的笑了笑,细声说道:“一年后结账可以吗?”

原来是没钱!

吕凤箫早就见怪不怪,也没生气,不过规矩立下了,那就不能轻易改变,这是他做人的原则,他只是轻轻的拿起“玉壶”,指了了指大门的方向,淡淡说道:“门在那儿!”

尽管早就有这样的预感,温南衣心中还是有无数骂声闪过。

不过,来都来了,她就没理由灰头土脸的走,更何况眼前男子说话虽然总是轻描淡写的,就这种神秘的自信,无形中又却给人以强大的信心,就算是放下身份死乞百赖也得求一求。

可是没钱、没药、没古董,她能怎么办?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这才是交易,求就有用的话,那他这大门也不会生这么厚的灰。

忽然,她想起了门口王大妈说的话。

脑子里灵光一闪。

温南衣吞吞吐吐毫无底气的说道:“我没钱,也没珍稀药材,更没老古董,只有我,你……要不要?”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萌妻十八岁

    周兰萍 著 她是落入民间的豪门千金,异国他乡,她邂逅他,他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和他的家人,以及她不曾相识的父亲,赶尽杀绝,她人间蒸发。他恋她成狂,她再造重生,变成另外一个她,拒绝与豪门父亲相认,避开陷阱,手刃豪门仇家,拯救疯狂落魄的他,逃避狂追,还是逃不出他的心 他正在授奖,突然之间,漆黑一片,应急灯之下,她仓皇逃窜—— 当舞台再次点亮,当他张口欲言,顿时间,后台传出一位女子的尖叫声。 他于拥挤之中,鸣响汽笛,她轻如飞燕,掠过他的视线,在他的豪车之上,刻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她辗转于地产
  • 盛嫁

    醉时眠 著 神秘的身世,稀有的血型,他娶她是为了传宗接代 豪门破产女顶替知名调香师,她以为终于获得幸福 白莲花太多,绿茶女不少,看似完美的婚姻,岌岌可危 「你只是负责用来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盛世婚,风光嫁 「我以为你要的是我的爱情,原来你要的是我的性命」 【盛嫁——豪门千金的盛世婚嫁】
  • 豪门盛宠:霸道老公腹黑妻

    虚谷子 著 许小染跟薄锦言的相识,完全是一场意外。 但是两人的纠缠却让千万人目瞪口呆。 都说秀恩爱死得快,但是薄锦言虐起狗来连鬼都怕!
  •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尘北北 著 为了妹妹,她甘愿嫁给传闻中容貌尽毁,性情残暴,还不能人道的男人。   豪门世家,尔虞我诈,她一次次被陷害,却总有一双手护她周全。   步步为营,原以为一年之后能获自由。   期限一到,男人摘下面具,邪魅一笑:“夏怡洋,之前是我,现在是我,以后也是我!”
  • 重生之名流商女

    弄笛 著 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 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 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 没曾想人生也可重来! 既然重活一世,那么她决定,远离这些纷争。 那些权势名利她已经看腻,那些阴谋阳谋她已经玩烂! 为了避开前世纷乱,找了个男人结婚,却不想遇到了个了不得的狠角色
  • 闪爱成婚

    清凉如意 著 代替妹妹订婚,对方是五年前差点杀了人的心理医生。 外人传他是变态。 心理界称他‘恶魔苏’。 相处下来,慕早早觉得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 这个油嘴滑舌笑容迷人有时候还萌萌哒的男人,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