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少放肆宠:鲜妻19岁 9分
作者 :华月 更新至 第560章 此生有你足矣
完结

言情

现代豪门

宠文

腹黑

总裁

傲娇

白领丽人

一往情深

114.3万字 6.5万人气 0.8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某一天,记者采访白小陌:“您先生最大的优点是什么?” “能干!” “可不可以详细点?” “太能干!” 话筒指向时墨寒,“时先生呢?” “什么都好,就是身体差了点。” 前世的白小陌不知道时墨寒对她一往情深,被人陷害,含恨而死。 涅槃重生的白小陌虐渣报仇,时墨寒一路保驾护航,情深不寿。 “放心,一切有我,尽管放手去做,出了事算我的。”

第1章 我恨他

剧烈的痛楚传来,喉咙火辣辣的疼,白小陌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想伸手去掰开掐住她喉咙的手,可是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这种感觉,好像是临死之前,那种无能为力,又很不甘心的痛苦。

死?

没错,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死在了那个暗无天日的监狱里。

可疼痛是那么的清晰,不像是已经死透的感觉。

意识渐渐的回笼,掐住她喉咙的力度稍微小了些,她憋着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喘了上来,掀开沉重的眼帘,她瞳孔一缩。

她,她看到了什么?

飞快闭上眼睛,她一定是看错了,时墨寒怎么会在这里?

“白小陌,睁开眼睛!”

男人暴怒的嘶吼,像是要把她的耳膜给吼穿。

这声音,她听了很多次,很熟悉,所以她不是在做梦。

时墨寒……

她再次睁开眼,看着眼前这张年轻英俊的脸,她伸出手,慢慢的贴上他的脸颊,喃喃自语,“岁月果然只对女人残忍。”

这么多年了,她历尽沧桑,她的心态已经苍老得不像样,她的容颜也老了许多,可他却几乎都没变。

眉目清朗,一双深邃如星辰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冰凉菲薄的嘴唇,立体的五官,完美的轮廓,那么的帅气,自己当时怎么就有眼无珠看不上呢?

她明明比他还小六岁呢,现在的她,苍老得更像是他的母亲吧?

时墨寒脸色冷冷的,就连眼神都冰冷得像冻结的寒冰,他明明在盛怒中,他还掐着她的喉咙,可这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她居然摸他的脸!

她不是最不屑他的吗?

别说碰了,连看他一眼都嫌浪费时间。

白小陌对他露出欣慰的笑,眼圈红红的,“谢谢你来看我,见到你,我很高兴,真的。”

能在死前见到认识的人,哪怕她曾经很怕他,恨他,他也同样的憎恨自己,那也不重要了。

至少她走的时候,还有人在身边,记得她,而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上路。

“白小陌,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我能玩什么把戏?我都已经这样了,没有心思了。”

她的心早已枯竭,在这监狱里只能等死,早些年的朋友没有一个人来看她,倒是曾经她很怨恨的人来了。

“你难道还想逃?”

他的语气很冷,周围的空气凝结成冰,即使他对她还是那样的不假辞色,冷冷冰冰的,甚至还想掐死她,她还是觉得很亲切。

“怎么逃?逃不了的。早晚都得死,你不如直接掐死我吧,我不想再漫无天日的活下去,没意思。”

她又没本事越狱,死在他的手里也好,挺好的。

“你想死?”

“想。”死了一了百了。

那些过往太痛苦了,被身边的人联手背叛,怪她识人不清。

听到这话,他的脸色更冷了,浑身笼罩着暴戾之气。

她果然还想逃,知道自己逃不掉就要死,她就那么想和沈谦在一起,就那么讨厌他,讨厌到宁愿死也不愿意待在他身边。

时墨寒的眸色越发的漆黑,松了手,一脚踹翻面前的桌子,砸了几千万的古董花瓶也不眨一下眼睛。

外头的人听到里面的动静,都吓得冷汗涔涔,手脚都不知怎么放了,不约而同的摇头,这下白小陌死定了。

居然敢趁着大喜的日子和小情人私奔,这根本就是在老虎面前撩胡须,简直就是找死嘛。

她不死,谁死呢?

白小陌被这巨大的响声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思考这眼前的环境不像是她待的监狱,下巴就被掐住,浓郁的血腥味窜入了鼻尖,阴冷的俊脸在她面前放大。

“白小陌,你想死,想摆脱我,不可能!”

什么?

她一脸茫然,摆脱?并没有。

她其实还挺高兴能见到他的,就连他发怒冷酷的样子,她也不害怕,反而觉得很亲切。

“时墨寒,你是不是弄错了?”

他只是笑了笑,笑容很残忍,“想跟沈谦双宿双飞,这辈子都别想!”

“不,我不想和他双宿双飞,我恨他。”

她这一生,要不是遇到沈谦,被他所累,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进了监狱,都是那个男人,还有她的好闺蜜,他们一直在算计她!

“恨?刚和他私奔,现在又说恨他,你以为我会放了他吗?”

时墨寒冷笑,“为了他,你倒是费尽心思。”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刚和他私奔?

她和沈谦私奔,不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吗?

时墨寒站了起来,白小陌才看清楚他今天的穿着,崭新的手工西装,领带系着精致的夹子,衬衫衣袖是一对闪烁着亮光的袖口,最重要的是,西装口袋上还插着一朵红色的玫瑰花。

“来人。”

很快就有人推门进来,“少爷。”

“沈谦拐走我的妻子,废了他!”

“是。”保镖得令下去执行了。

白小陌:“……”

事情好像跟她想的有很大出入。

时墨寒走了,冷空气像是一下子被他带走,屋内恢复了暖和的气息。

很快有人来收拾地上的碎片。

“你是华姨?”

认出了收拾的中年妇女,白小陌很错愕。

华姨看了看她脖子上的淤青,叹气,“少夫人别再惹少爷生气了,您这次实在过分了点。”

“等等,什么少夫人?”

可惜华姨已经走了,她不能和白小陌说话的,看她那么狼狈,刚刚也是忍不住一时多嘴。

白小陌想起刚才时墨寒那句话“沈谦拐走我的妻子”,这明明是十年前的事了,还有华姨称呼她少夫人……

再看看这房间的布置,不是监狱,而是软禁她的地方。

她对这房间很熟悉,曾经她被时墨寒关在这里半个月,她一直在想办法出去,甚至想过以死相逼。

“十年前,十年……”

她想到了什么,飞快的冲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映出来的人,呆愣了许久许久。

粗糙的皮肤已经不见,仿佛焕然重生,白皙细腻,富有弹性,头发乌黑柔顺,不是枯黄得像稻草,脸还有一点婴儿肥,也不会尖得像瓜子,苍老黯淡的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年轻娇俏的面孔。

这是十年前的她,所以,她重生了?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豪门婚宠:兽性老公夜夜撩

    花不离 著 家族破产,未婚夫将她甩掉。 雨雪纷飞的夜里,她遇上了金主厉君沉。 为挽救家族,她舍弃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匍匐在男人脚下。 一夜过后,她带着金主高调炫富,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是…… —— 真相大白那夜,她流下悔恨的眼泪,“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他清冷的看着她,“谋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原来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她离开别墅的那个夜里,她的车冲下悬崖,车毁人亡。 他得知消息后整个人都崩溃,原来爱她竟然是这样疼。
  • 萌妻十八岁

    周兰萍 著 她是落入民间的豪门千金,异国他乡,她邂逅他,他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和他的家人,以及她不曾相识的父亲,赶尽杀绝,她人间蒸发。他恋她成狂,她再造重生,变成另外一个她,拒绝与豪门父亲相认,避开陷阱,手刃豪门仇家,拯救疯狂落魄的他,逃避狂追,还是逃不出他的心 他正在授奖,突然之间,漆黑一片,应急灯之下,她仓皇逃窜—— 当舞台再次点亮,当他张口欲言,顿时间,后台传出一位女子的尖叫声。 他于拥挤之中,鸣响汽笛,她轻如飞燕,掠过他的视线,在他的豪车之上,刻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她辗转于地产
  • 婚宠溺爱

    梧桐引凤来 著 她是单纯、平凡却又善良的女子,却在初入职场时,遭遇潜规,仓皇逃脱,义气沉默,却换来更多伤害。他是身份不凡,骄傲且疏离,不愿借助父辈力量,独自成长。偶然撞见她被欺负,他出手援助。命运之门悄然启动,感情开始交割不清,当人心的复杂,人性的丑陋,人情的冷暖,一一暴露在她面前,她又该何去何从?他不顾一切的守护和倾心的呵护,又能否收获她单纯的美好?繁华散尽,尘埃落定,他们又能否走过彷徨,牵手明天?
  • 盛嫁

    醉时眠 著 神秘的身世,稀有的血型,他娶她是为了传宗接代 豪门破产女顶替知名调香师,她以为终于获得幸福 白莲花太多,绿茶女不少,看似完美的婚姻,岌岌可危 「你只是负责用来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盛世婚,风光嫁 「我以为你要的是我的爱情,原来你要的是我的性命」 【盛嫁——豪门千金的盛世婚嫁】
  • 如骄似妻

    醉时眠 著 本书原名:《惹火烧身》 一次重生,华丽蜕变;岁月沉淀,完美回归。 走投无路的无名小模特,被财大器粗的阔少爷们,玩死在大床上。 离婚失败的神秘设计师,被患有隐疾的变态丈夫,谋杀在浴缸里。 醒来时,她不再是蒙尘的明珠,而是涅槃的凤凰! 剥离豪门与高干光鲜的华美外衣,爱与欲纠缠不休,男人们你争我夺。 本是一场作乐,却不想惹火烧身! 揭开生死谜题,再现爱欲情仇。「我用尽力气绝望地爱着你,只是用着别人的身份」「我爱你,天地可鉴,日月为牢」
  • 妖孽特工

    天河 著 当异能可以开发和进化,这个世界将不再平静,只可惜这种异能只存在一个身世如谜,如妖孽般的男人身上。高贵冷艳的女特工,奔放热情的女总裁,从小养成的小萝莉……护美女,踩小人,斗邪恶,且看沈飞纵横都市,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