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冷少的小酷妻 8.5分
作者 :秧千千 更新至 第四百八十八章 结局
完结

小酷妻

157.3万字 1.0万人气 0.1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相处多年却从不曾看过他的真面目,等他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之后那才发现自己心底满满的都是这个男人。 人生失意之时遇到的那个男人,与他很相似,可是她不确定是不是他? 再次被伤害之后却有些不知所措,喜欢的人原来一直都是在欺骗自己,她就像是一个被人踢来踢去的皮球一般再也动弹不得。 三年之后再次归来,此时她再也不会让自己受到伤害,即便是相遇了,也不会手软。 渣男,小三,败类,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统统去死,她不再饶恕。

第一章 任务失败

滨海的阳光很好,阳光打在一身黑衣的女人身上,忍不住伸手挡住阳光,此时抬眸一笑,整个人都显得暖暖的,虽说那一身黑衣让她显得有些冷漠,可是此时有人却看不得这副景色继续下去了。

“你在干什么?”

“啊,怎么了?”白若水看着身后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王一直都是这样神出鬼没的,要不是俩人在一起合作多年的话,白若水还真的就不会知道这个男人也是一个铁汉柔情了。

“咱们是出来做任务的你不会是忘记了吧?”王此时面无表情,当然白若水也看不到他此时面部的表情,不过她还是能想象的出来,这个男人一定是一直皱着眉头的,保不齐还长的不错。

自然这是白若水自己的想象,这会忍不住抿嘴一笑,而王瞬间给了白若水一巴掌,当然只是打在了头上,而且一点都不疼, 这是王特有的溺爱, 自然这也是白若水自己认为的。

“你能不能不这般痴痴呆呆的,每天跟你出任务我都很不放心好不好?”王忍不住的抱怨,而白若水倒是一点也不会生气,更加的不会因为王的一两句话,而觉得沮丧。

“任务这不都完成了吗?我这会享受一下阳光都不行吗?”白若水说完给了王一个大大的白眼,这会她倒像是一个孩子一般,在组织待了这么久,作为一个雇佣兵,或许她白若水是唯一一个能像孩子一般真性情的女人。

“该回去汇报任务了,这一次完成的还算是不错,估计咱们能休息几天了。”王说完就拉着白若水回去了。

自然这汇报的工作交给了王一般都是他来做这件事情的,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如此的,在组织外边白若水一直都穿的跟正常人一般,没人能想象的出来这个女人会是一个雇佣兵杀人无数的女人。

而那王却一直都躲在组织哪里都不去,只有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才会跟白若水见面,不过虽说见面的时间不长,可俩人之间的关系,却在满满的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只是没人去说没人去想。

白若水吃过饭之后,准备回去美美的睡上一觉直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才知道组织又给自己下派了任务,白若水看看任务觉得奇怪,这一次怎么让自己去什么热带雨林了,难道组织不知道自己最怕那种地方吗?

白若水岁说然是觉得奇怪,可还是去了组织,就算是自己不想去,那也得去跟组织汇报一下呀。

而这会王在组织内过的可不好。他颦眉看着接头人说道:“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这些年她做的还不够吗?”

“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女人了吧?”接头的男人一脸唾弃的看着王似乎是觉得喜欢她这样的女人是多么不好的一件事情。

王抬眸看了一眼说话的男人,半天才回应的说道:“那是我的事,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现在还不是让她走的时候,我不允许她走!”

他已经明确的表示自己的态度,而对面的男人却没什么反应只是双手一摊这才一副我无所谓的模样,说道:“这是组织的安排看,你若是不服气你现在离开也是可以的。”

王似乎是被这个男人给惹怒了,瞬间来到这个男人的跟前,掐着这个男人的喉结,厉色道:“你最好想清霍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我跟组织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过问。”

“你……你放开我!”

“你好自为之。”王狠狠的甩开那个男人之后,便转身走人,不过一个小时之后王的模样并未见好,方才那个接头的男人并没有离开,而是看着他的背影一阵无奈的叹息,只是小声说道:“你以为你能保护的了她吗?”

说完之后这个男人就消失在了原地,而去找组织的王也无功而返,这会白若水已经准备好要去热带雨林执行这一次她根本就不愿出现的任务。

“你不能去!”白若水第一次没有察觉身后的有人出现,此时被吓着的白若水没好气的看着王捂着自己的胸口不满的说道:“每次都这么吓我真的好吗?”

作为一个职业雇佣兵,说真的白若水的警觉性不是一般的好,可是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自觉地放松了警惕。

“你刚才说什么?”白若水缓和一下之后,这才想起方才王好像是跟自己说了一句话,不过迷迷糊糊的没怎么听清霍。

这会王冷冷的说道:“拒绝这个任务!”

“为什么,你不陪我一起去吗?”白若水倒是奇怪了,这一次的任务怎么了?不过好像是瞬间想到了什么此时一脸笑意的看着王,抿嘴说道:“你是知道我害怕热带雨林怕我出事是不是?”

“不是……”

他还是冷冰冰的,让白若水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热脸贴了一个冷屁股,噘嘴不再搭理他,不过她并未放下手里的工作,继续在整理自己的装备,王似乎知道自己若是给不出一个正儿八经的理由的话,估计是不能阻止白若水参加这一次的任务了。

索性也就什么都不说了,只是跟在白若水的后面, 自打上飞机开始这俩人就没怎么说话,白若水起初还能忍着最后倒是真的有些忍不住了,一脸不情愿的看着他,好像是在说:我找你惹你了,你想干嘛?

“你不用看着我,我没什么要说的,你管好你自己就行。”

“你……”白若水用手指着他的脸颊,倒是一句话都没憋出来。

很快就到了执行任务的地点,这会白若水且看着王一阵纳闷的说道:“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什么?”他岂能看不出来,只是佯装不知道而已,这一次或许是自己最后一次跟白若水执行任务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跟这个女人再见面了,一阵沉思之后,他便拉着白若水去了他们的集合点。

俩人不是第一次执行任务了,所以这一次俩人轻车熟路的穿好自己的衣物拿好装备, 且对时,这是最为重要的,王冷冷的看看手表这才闷声不响的说:“你最好记住时间,咱们这一次务必要守时。”

“我那次不守时了?”白若水佯装不满的看着王,他倒是没说话,这是拉着白若水就去了要分开的地方,这一次的任务其实还是很特别的,要求俩人分头行动,白若水要在热带雨林里面找到当地一个出名毒枭的老巢,而王需要做的就是在背后伏击,彻底瓦解这个毒枭的一切后援。

俩人制定好了作战方案之后,就开始行动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白若水总是觉得这一次王特别的墨迹,在自己第三次想要走的时候再次被王给叫住了,白若水咬着自己的嘴唇表现出一副你到底想怎样的模样。

这会王才摸着自己的脑袋,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且说道:“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你到底怎么了?”白若水即便是再不知道王的张相,可是王的脾气白若水却很了解,甚至白若水觉得自己了解王胜过了解自己

“我没事,你快去吧,记住一切都要小心,这一次的任务跟以往的任务不同,知道吗?”王说完之后就背过身走人了,他知道自己必须先走,若是他再不走的话, 那就真的会放不下,或许他会出面组织白若水走。

白若水笑笑就直接进了热带雨林,王那边的任务很快就完成了,只是白若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里的任务进行的这么慢,这个毒枭的老巢还真是难找,这来来回回的在雨林里面都找了将近俩小时了,却还是一无所获。

离着自己跟王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半了,若是再无进展,那自己可就真的要跟王错过了,白若水是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此时眸子一转且想到了什么一般,她知道既然这样死找找不到那就只能用最危险的办法了,白若水将自己的衣物都给换掉,穿上正常的衣服,开始在林子里拍照,她知道这样那些毒枭的人一定会出现将自己给带走。

果真没几分钟就出现了几个男人, 手里拿着枪,对着现在正在拍照的白若水,而她倒是表现的很好,就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一般,吓得直接将自己手里的相机都给丢在地上了。

“你,你们是什么人?”

“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拿着相机拍什么?”带头的男人此时恨不得打死白若水的样子,而白若水已经开始哭了,后边的一个人好像是有些怜悯了,这会拦住那个男人说道:“大哥,先带回去审问一下再说!”

那个带头的男人想想便也同意了,而白若水倒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会白若水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白若水自然是不会被绑着不动,在没人的时候,手里的刀子就将绑着自己的绳子给割断,然后就开始装炸弹,当然这一切都是小意思。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萌妻十八岁

    周兰萍 著 她是落入民间的豪门千金,异国他乡,她邂逅他,他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和他的家人,以及她不曾相识的父亲,赶尽杀绝,她人间蒸发。他恋她成狂,她再造重生,变成另外一个她,拒绝与豪门父亲相认,避开陷阱,手刃豪门仇家,拯救疯狂落魄的他,逃避狂追,还是逃不出他的心 他正在授奖,突然之间,漆黑一片,应急灯之下,她仓皇逃窜—— 当舞台再次点亮,当他张口欲言,顿时间,后台传出一位女子的尖叫声。 他于拥挤之中,鸣响汽笛,她轻如飞燕,掠过他的视线,在他的豪车之上,刻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她辗转于地产
  • 盛嫁

    醉时眠 著 神秘的身世,稀有的血型,他娶她是为了传宗接代 豪门破产女顶替知名调香师,她以为终于获得幸福 白莲花太多,绿茶女不少,看似完美的婚姻,岌岌可危 「你只是负责用来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盛世婚,风光嫁 「我以为你要的是我的爱情,原来你要的是我的性命」 【盛嫁——豪门千金的盛世婚嫁】
  • 罪恶之城

    权利 著 比生死更震撼的现实百态,比江湖更传奇的血火人生。 真正的博弈,在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早已展开…
  • 全城追妻:女人束手就擒

    王族小妖 著 他是神秘的大人物,人人,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他冷冷睥睨着她,薄唇轻启:"签下它。"她唯唯诺诺在契约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她都写得格外小心与谨慎。
  • 甜婚袭爱:金牌律师落魄妻

    茶茶 著 桑榆从未想到,在自己二十二岁的人生中,她会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来。 但是此刻,她就站在江城熙来攘往的民政局大厅里,杵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如此直白了当的开口:“你好,请问你可以跟我结婚吗?”
  •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尘北北 著 为了妹妹,她甘愿嫁给传闻中容貌尽毁,性情残暴,还不能人道的男人。   豪门世家,尔虞我诈,她一次次被陷害,却总有一双手护她周全。   步步为营,原以为一年之后能获自由。   期限一到,男人摘下面具,邪魅一笑:“夏怡洋,之前是我,现在是我,以后也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