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天机 8.9分
作者 :五斗米 更新至 完结感言
完结

灵异

悬疑

恐怖

123.5万字 1.0万人气 0.1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有时,你抬头,是否会想,天?到底有多少未知,而我不会去想,只会一一解开。 师傅告诉我,我能活命,完全是因为他教我给死人点灯的本事。 直到一次,灯火变成了血红色…… 竖棺葬,发悬尸,这一切从未见过的诡异都被我遇见,而我为何有种熟悉的感觉?

第1章、尸不落地

我叫江流,听奶奶说,四年前,我得了怪病,差点儿死了。

是师傅,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教会了我一门点灯的本事。

人死之后,棺材下会点一盏灯,这是很多地方的习俗。这灯,谓之引魂灯,是指引亡魂去地府转世投胎的。自我跟着师傅,就一直重复点着这盏灯。

师傅告诉我,我能活命,全仰仗我点灯的本事。

而师傅给死人看阴宅,定穴下葬的本事出了名的,对他的话,我深信不疑。

但他有一个很古怪的规定:只给凶死的人办丧,这一点,我比较费解,谁都知道,凶死易生变。

师傅常年带着一个铁面具,从没有人看到过他长什么样,包括我!因此,大家都叫他铁面先生。

本以为我的一生会平淡而过,直到有一次,棺材下的灯火竟然变成血红色……

一切,都是因为我那苦命的嫂子。

我有个哥哥,天生就带着痴呆,说难听点,就是个傻子,20多了没媳妇。三年前,我爸给他买了个媳妇。

嫂子来的那天,惊艳了我。她的皮肤很白,气质温柔,五官精致的像个瓷娃娃,一看就是城里的大家闺秀。第一次见到她,我心就不争气的直跳,仿佛中了邪。但她脑子似乎有问题,话不多,像个木偶一样,每天都目无表情,经常望着一个地方发呆。

后来,我才明白最悲不过心死这句话。她是被拐来的,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我从心底可怜嫂子,看着她无助的眼神,仿佛也明白了那种恨。恨老天不公平,从此,我就经常把自己的好东西,都悄悄的分享给嫂子。

我妈死的早,我奶奶又急于想抱孙子,每天晚上都逼着我哥他俩同房,甚至还会担心我哥傻,不知道怎么做,去爬墙跟。

但没想到的是,嫂子过门儿一年,我哥死了!死在了同房的床上。

奶奶认为,嫂子不但没有给留后,还克死了我哥,没事儿就提着皮带打她。

我经常看到嫂子身上到处都是被皮带抽红的淤青,而我嫂子也从来不会反抗,只知道哭,有时候,甚至不哭了,眼神变的无助,任由我奶奶打。

每当我看到这种眼神,心都不由一紧。

我帮过嫂子一次,但那次,奶奶打嫂子打的更狠,问她是不是蛊惑我了,甚至用针扎进了她的身上,让她整整三天没下床。

从那以后,我知道,我帮嫂子,就是害她。

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下定决心帮她第二次的时候,她却出事儿了!

白天我都去师傅的道观里面,除了师傅有活儿,晚上我都回家睡。那天因为道观事情多,回去的就晚了一些。

我打着电筒到了家门口,隐隐约约的看到大门的房梁上似乎吊着一个东西。

当我走近一看,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双腿不由的开始打颤。

一双死鱼般的眼睛,鼓的很大,里面布满了血丝,就这么死死的盯着我,而舌头伸的很长,一张脸苍白的如同白纸,毫无血色。

嫂子,上吊自杀了。

我感觉到喉咙一阵干涩,十九岁的我从未有过的害怕,停顿了半天,我终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家里面的人都被我的叫声给吵醒了,爷爷奶奶还有我爸披着衣服走了出来。

“娃儿,你……”奶奶刚准备问我发生了什么,突然看到了房梁上吊着的嫂子,也僵在了原地。

嫂子身上穿着三年前嫁给我哥时的那件红嫁衣,在黑夜中犹如殷红的鲜血,无比刺眼诡异。

“唉、作孽啊,作孽啊……”爷爷不断的叹气,整个人仿佛苍老了许多。

而这个时候的奶奶整个人抄起一旁的扁担,朝着嫂子的尸体打了过去,还不停的谩骂。

“这个背时砍脑壳的逼婆娘,死都要赖在我们老江家头上。”

这时我爸突然挡在了奶奶的面前,扁担砸在他的头上,我爸脸色有些难看,对着奶奶说道:“妈,人都死咯,你还不满意?”

我很少看到我爸这样直接质问我奶奶,看着我爸的样子,奶奶一把将扁担丢在一旁,阴着脸不说话。

缓和了许多的我也走到了我爸的身边,看着悬吊在房梁上的嫂子,我发现嫂子的尸体,就好像被固定住一样,竟然一动不动,只有身上的衣服在飘。

我心中无比的复杂,昨天,我才去找嫂子,准备帮她逃出去,这是我第二次帮她,也想永远让她逃脱,没想到,今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看到奶奶消停了,我爸看着我,让我过去帮忙,把嫂子的尸体放下来。

虽然很害怕,但有我爸一起,我倒是缓和了许多,我爸让我抱住嫂子尸体的双脚往上送。

当我一把抱住那一双脚的时候,彻骨的冰冷顿时传来,弄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我抱着嫂子的小腿,往上面一送。

闷哼一声,我甚至被反作用力弄得直接跌坐在地上,我爸疑惑的看着我,而我整个人心中却是充斥着惊骇,看着我爸出声:“爸,我抬不动?”

我爸眉头一皱,也没回话,走到我刚才的位置,然而,试过之后,我爸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他看着我,让我赶紧去把师傅请来,现在就去,而且要快。

我爸的脸上满是焦急,甚至我看到了慌张,我抓起电筒就往师傅的道观跑,一路都没歇气。

等我带着师傅到了我家,看着嫂子的尸体,师傅半天没说话,我只听到师傅自己在嘀咕,说怎么会有这么重的煞气?

路上的时候,我已经将情况给师傅说了一遍,这会儿,师傅直接让我把梯子拿过来,马上去看看房梁上有没有古怪。

到了房梁上,我心脏一紧,嫂子上吊的那白布上,竟然钉着一根黑色的钉子?

给我师傅说了情况,他立马让我憋着气,把那钉子取下来,我自然照做,当我把钉子取下来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叽叽咯咯的声音,当时把我吓了一跳。

仔细一看,是嫂子的尸体晃荡了起来,那绳子和房梁摩擦的声音。

这让我对手中的钉子更加好奇,难道刚刚嫂子的尸体抬不动,就是因为这钉子的存在吗?

我把钉子递给了师傅,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师傅面具下的那双眼睛,透着一种阴冷的光芒。这会儿,我奶奶上来问师傅,是不是嫂子这个背时逼婆娘想要害江家,做的幺蛾子。

师傅淡淡的看了奶奶一眼,冷声告诉奶奶,都半截入土的人了,让她积点儿阴德,别以后下去了不好受,顿时呛的我奶奶没话说。

同时,师傅跟我爸说什么都别准备了,直接入棺放炮仗通知人。

我和我爸把嫂子的尸体抬进了棺材,因为嫂子是凶死,所以棺材不能进堂屋,我爸出去放鞭炮通知邻里,师傅也吩咐我把引魂灯给点了。

我取出了东西,把灯油倒好,钻进嫂子棺材底下。

顿时,我感觉到背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压着一样?我连忙念了口诀:“离离乾坤,阴阳古灯,冤魂上路,安入地府。”

看着引魂灯燃了起来,我松了一口气,因为师傅告诉过我,引魂灯燃也就证明了死者的亡魂愿意前往地府,基本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从棺材底下出来,背上那种被东西压着的感觉消失了。

我刚转身准备告诉师傅完事儿的时候,却发现师傅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棺材底下,口中更是颤抖着出声:“完了,这是要出大事儿。”

不解的我转身看去,此刻,我看到棺材下的引魂灯,那灯火竟然变成了血红色,刺眼的血红。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巫蛊

    九道泉水 著 我出生在蛊文化盛行之地。这里有各种蛊毒的传言,有人利用蛊虫发财,也有人利用蛊虫杀人。 而师父为了救我,养出天下最毒的三尸蛇蛊…… 养蛊、炼蛊、用蛊!本文将呈现最神秘的蛊术崇拜,最诡谲的下蛊手法,不容错过。
  • 与尸同枕

    夜星耀 著 结婚当日,未婚妻竟要我爸卖肾,给她买三金……
  • 天下至尊

    踏月追风 著 古往今来,无数人成仙成佛,却为何只留下无尽传说,从不见这些人再现人间呢?苍茫天际之上,真有一处永生天界? 少年重生,发现体内重重封印,危机、仇恨迫使,他不断变强,解开封印。入神界,傲九天,斩诸神,成就至尊神位,与天地同存。
  • 怦然心动:BOSS宠爱成婚

    蝉鸣 著 订婚之日,她被相爱之人抛弃。 被奚落多年,她毅然选择离开那个所谓的家。 在展开新生活的同时,她结识了那个矜贵的男人。 在渐行渐近中,才知彼此缘来已久。 “老婆,原来我们是缘分天定。” 他摸着她的肚子笑。 “嗯,还好没有错过你。” 几番擦肩,这次,我不会再错过你。
  • 绝境求生

    黑雪 著 一次偶尔的机会,班级群里接收到死亡游戏。 同学的死亡,让大家察觉到,这并不是一场恶作剧。 周末任务的到来,更让大家感觉到一片黑暗。 在死亡游戏的历练之中,不起眼的徐凡渐渐变得强大,他的世界,也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 黄河鬼棺

    枉凝眉 著 一口水中浮棺,一个发财梦,打破了偏僻小山村的平静,在一个个离奇诡异事件中,揭露了比鬼还阴毒可怕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