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禁区

第一章 似是故人来

我大四实习的那段时间被我爸留在了古董店里看家,他自己倒是一走两个多月。

我爸说:我对你的要求不高,你能把我“鬼眼王”的名头继承下去,经营好咱家的古董店就行了。

这要求还不高吗?我爸“鬼眼王”的大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看古董看得准不说,更绝的是,不管什么东西,他只要一眼扫过去就能看个分明。有人跟他打过赌,赌他能不能看清高速行驶的大巴上坐了多少人,结果我爸只扫了一眼,就说得一个不差。

守在高速休息站的公证人对我爸佩服得不行,我爸却没当回事儿,事后还跟我说:我要是说连车上几男几女、几老几少、穿什么衣服、长什么模样都看清了,还不得吓死他们?

我从来没怀疑过我爸吹牛,反倒怀疑他眼睛上的本事比他说的还厉害。他教我练眼力的时候就说过:练功先练眼,眼通万物通。很多事情你看不穿表面就看不透真相,眼力到了,心力才能到……

我爸跟我说这话的时候,肯定是有话没说完。那句话后面是什么,他却死活不肯说。最后被我逼得没办法,才跟我说:你先把眼力练好了,我再告诉你后面的。

可我的眼力始终没有达到他的要求。他把我扔下看店的那段时间,我一直都在练眼力。

那天,我正盯着挂在店门口的大钱儿练功,我们班董小唯一下跑了进来。

董小唯前几天还扎着马尾辫,今天却换成了短发,看上去虽然比原来干练了几分,可是配上她那张娃娃脸,怎么看都像是特意强调“自己已经长大了”的邻家小妹。

董小唯一进来就抬着手在我眼前晃了两下:“看什么呢?眼睛都直了?”

我故意把眼神放空,坐在那儿一动不动。董小唯喊了两声之后看我没有反应,吓得脸都白了:“王欢,你怎么了?你说话呀!你看得见我吗?王欢……屋里有人在吗?快来人啊!”

我趁着董小唯吓得六神无主的工夫,伸手在她脸上掐了一下。

“啊——”董小唯吓得一声尖叫,“死王欢,你又骗我,还掐我脸,我脸都让你掐大了。”

“本来也不小啊!我就是帮你正正形。”我和董小唯闹习惯了,说是女哥们儿、男闺蜜也并无不可。

董小唯气得翻了个白眼:“我找你有正事儿。班级毕业旅行,你去不去?我们定了几个地方,陈铭觉得泰国不错。”

我一本正经道:“去泰国,你得准备三份钱知道吗?陈铭那小子去趟泰国回来,一准哭着喊着嫁给老班,要是明年再生个大胖小子,咱们得随几次份子?那得多少钱?”

“他们两个男的怎么可能……”董小唯话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你说话能不这么缺德吗?”

“我也没说错啊!就陈铭那个娘炮……”我正说话的时候却一下愣住了——我家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一个女人。

我一直在跟董小唯聊天不假,可是我眼睛的余光却始终能看见门口。别说是一个大活人了,就是飞进来一只苍蝇也逃不过我的眼睛,可是那个女人却偏偏在我没看见的情况下走进了店里。她是怎么进来的?

我忍不住上下打量起那个女人。对方看上去大概有三十多岁,长发及肩,脸上的淡妆与她眉眼中的妩媚相得益彰,笑起来却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特别容易亲近。

对方的衣着虽然庄重得体,手腕上却戴着一条跟她服饰极不相称的手链。那条偏男性化的手链大概有两指宽窄,上面垂着两只狐狸形状的镂空宫铃;两只慵懒中带着警觉的银狐像是在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蓝宝石做成的铃心,看上去栩栩如生。

我要是没看错,那对宫铃至少应该是宋代之前的古物,而且是出自于皇家御制的巅峰之作,价值不菲。能把这种贵重古玩随意戴在身上的人,会来光顾我家这种不起眼的古董小店吗?

董小唯看我盯着对方不动,悄悄对我做了个鬼脸,躲到了一边儿。

那个女人没等我说话就开口道:“请问,战哥……王战在吗?”

我忍不住微微一愣。这样一位气质超群、相貌妩媚的女人认识我爸,好像还跟他挺熟?我心里虽然好奇,表面上却礼貌地说道:“我爸出门做生意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

我爸出门做生意,少说也得个把月,有时候半年不回来也正常。

那女人自言自语道:“原来他还在做生意。”

女人沉默了片刻才问道:“战哥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我爸爸很好,平时乐天乐天的,没什么愁事儿。”我终于忍不住心里的好奇,试探着问道,“你认识我爸爸?”

“他还是老样子。”那女人微笑道,“我和你爸爸是老相识了,很久之前就认识。你叫王欢对吧?战哥连他心爱的噬神妖虎都传给你了,他一定很喜欢你。”

那女人说的是我胸前的那只虎头挂坠。从我记事起,我爸就一直戴着那只像是用白金打造的虎头,他说那是他的护身符,叫“噬神妖虎”,能驱鬼辟邪。

他那只挂坠虽然只有小孩儿拳头大小,却活灵活现、虎威赫赫、狰狞毕露,尤其是那双用红宝石嵌出的虎眼,隐隐带着一股杀气,盯着看久了让人心里发毛。

我还没说话,那女人就先说道:“这不是战哥的噬神妖虎,他那只老虎少了一颗獠牙。你这只虎是哪儿来的?”

“是我爸亲手做的。”我爸的噬神虎确实少了左边的半颗獠牙,但是我爸还是把它当成了宝贝,见我一直想要他的老虎吊坠,就亲手给我做了一个。

我越来越好奇这个女人是谁了。她应该跟我爸很熟,可我从来没听我爸提过他认识这么漂亮的女人。

那女人说道:“既然战哥不在,我就不多留了。你们刚才在商量毕业旅行的事儿吧?我这里有二十张免费旅行券,如果你们不嫌弃是国内旅行,就拿着去吧!”

我在旅游券上扫了一眼,是“云南澄江抚仙湖”。云南旅游市场价格不算低,我总不能平白无故地收人家东西。我正想拒绝的时候,那女人已经把旅行券放在了柜台上。

“这是我们公司开发的旅游新线路,我们要做一个毕业季的旅游宣传。免费体验的前提是,这一路上,你们都要帮公司做网上宣传、写旅游体会,而且不能应付了事。每个人在去之前都要跟公司签协议,如果宣传达不到公司要求,还要接受罚款。”

我就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她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合情合理了。

我转念一想,却又皱起了眉头:“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毕业旅行?”

我敢肯定,我跟董小唯说话的时候外面没人。我一样可以肯定,那个人女人不仅听到了我们之间的谈话,而且听了很长一段时间,至少,她能听得出来我话里的那股酸气,甚至判断出了我因为没钱不想去参加毕业旅行。

“当然是听到的。”那个女人直言不讳地说道,“战哥能看多远,我就能听多远。以前,我们经常一起合作生意。战哥虎头上的獠牙就是因为救我才折断的。”

这事儿我好像是听我爸说过,他说虎牙是因为救一个朋友磕断了。但是在哪儿救的人、因为什么磕断的虎牙,他却没说过。不过,救人折断虎牙这件事儿,知道的人也并不多。

我一下就觉得跟那女人亲近了不少,刚才那点戒心也荡然无存了。

那女人继续说道:“算起来,我还是你的长辈。要是从你爸爸那边论,你应该叫我一声姑姑。”

那女人说着话,把自己的手链摘了下来:“这是我给你的见面礼。”

我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这太贵重了。而且,我也收了你的旅游劵。”

“旅游劵是我们公司指派的任务,你收下是帮我的忙,不能算见面礼,这个才是。”那女人不由分说地把手链戴在我的左手腕上。我的手劲已经不小了,可是那女人抓着我的手时,我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那女人给我戴上手链之后转身就往出走:“代我向战哥问好,就说老朋友来找过他了。”

“你……姑姑,你等等。”我怎么能要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赶紧从柜台后面绕出去,追向了门外。

我仅仅慢了一步,就让对方甩在了身后,等我追出门去,那个女人已经不知去向了。我正要转身的时候,却听见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练功先练眼,眼通万物通。眼通耳不通,眼见亦为空。你爸爸没教你耳力,我来教你。我送给你的双狐抱月铃,就是锻炼耳力的东西。”

“我看见你吊在门框上的大钱儿了,你的眼力已经到了瓶颈,一时半会儿没法突破了。你还是先练练耳力吧!平时你走动的时候,就去数数铃铛的响声。你什么时候练到能在十面大鼓中间数清楚铃铛响了几声,你的耳力就练成了。”

我被对方吓了一跳。那个女人明明已经走了,她在哪儿跟我说话?

那个女人像是知道我的心思:“我在你左边。”

我转头看过去时,却看看那个女人站在距离我大概五米左右的地方。后者笑着跟我招了招手:“眼睛看到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准的,耳眼配合才是上上之选。我走了,希望我们还能见面。”

那个女人说走就走,我又没追上对方。我虽然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但是我觉得她没有什么恶意,对旅游的事情自然也就不再疑神疑鬼了。董小唯却比我还高兴,给我留下一张旅游劵之后就一溜烟跑回学校联系同学去了。

我在等着出发的那段时间一直在研究那对铃铛,一边练习听力,一边等着旅游。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