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禁区

第三章 城中人

那道缩在墙角的人影进入了我的视线之后,我眼角的余光再一次对上那只暗红、滚圆的眸子。我们双方的目光仅仅稍一触碰,本来从墙角上露出来小半的人影就立刻缩了回去。

我推开靠在我身上的董小唯,转身追向墙角。

差点被我推倒的董小唯在我身后惊叫道:“王欢,你干什么?”

“上厕所。”我头也不回地窜向了墙角。

墙角背后就是观景平台的尽头,除了一根排水管之外,只能勉强站下一个人,往上去是三层酒店的房顶,下面就是酒店的绿化带。

我没听见重物落地的声响,绿化带里的植物也没有被压过的痕迹,那家伙肯定是爬到楼上去了。

“上厕所你爬楼干什么?”董小唯的惊叫声中,我已经抓着排水管爬到了楼顶:“上面凉快。别偷着看。”

我的话没喊完,就看见坐在屋顶上的叶寻。后者背着吉他盒子,身躯前倾着坐在屋顶的瓦片上,看见我上来才对我微微点了点头。

我看向叶寻:“你怎么在这儿?”

“这里看得清楚。你不是也上来了?”叶寻的回答让我无话可说。可我总觉得他好像是有什么地方不对。我上下打量了叶寻几次也没看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才说了一句“打扰了”,从屋顶跳回了平台。

我刚一落地,董小唯就脸色古怪地往我身上看了过来:“你真的……跑房顶上……”

“叶寻也在房顶上,上面感觉不错。”我随口敷衍了一句就扔下满脸通红的董小唯溜回了房间。刚才我被董小唯拽走没来得及仔细看房门口的情形,等我赶回去时,客房门前已经被人给清理了一遍,地面上被拖布擦拭过的水迹还没干透,尤其是我房门前这一块,还被人特意喷过了消毒液。

我看向地面上的水迹时,猛然醒悟了过来。难怪我刚才看叶寻的时候觉得不对,是他裤脚上沾着水迹。他肯定不是一开始就坐在屋顶上,我们两个大概是一前一后跳上的屋顶。

还有就是叶寻的身躯是稍稍前倾,而不是后仰。屋顶是呈人字形的斜坡,人坐在上面应该是后仰而不是前倾,除非叶寻在挡着什么东西。

我当时正面与叶寻相对,他的身材并不魁梧,应该挡不住一个人。如果叶寻要挡的不是人,而是某种细长的东西呢?

绳子?

在我面前逃走的家伙应该是被叶寻给抓住了,他用绳子一类的东西把那家伙捆住之后扔到了屋脊背面,自己拽着绳子坐在屋顶,所以他的身躯才会前倾。

我的耳功还是没练到家,当时我那些同学都在欢呼,我又在跟董小唯说话,没听见叶寻在房顶上动手的声音,这才没往别的地方怀疑。

我又转头跑回屋顶,可那里除了几块被踩碎的房瓦,哪还有叶寻的影子。但是,我至少可以肯定一点,叶寻的确在房顶上动过手。

叶寻能在短短十几秒之内把一个差不多跟人一样大的家伙制住、扔过房顶再从容坐下来,他绝不是一个普通人。

我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忍不住找到了酒店的前台。好不容易把前台接待叫了出来,她才不情不愿地问道:“你有什么事?”

我装作随意地说道:“我要查一下,一个叫叶寻的人住在哪个房间?”

服务员下意识地回答道:“这次是你们公司包场,除了你们,没人住在这里。最近几天也没有人入住。”

服务员说到这儿才反应过来:“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爸以前就教过我,看一个人撒没撒谎,你得盯着他的脸看,不要放过对方任何一个表情上的变化,甚至连目光都别遗漏。做古董生意的人要是做不到这点,被人骗死算你活该。

我虽然没紧盯着那个女服务员的脸,但是也没放过她一丝表情:“刚才有人开我房门,还往我屋里看。我同学不会干这种事儿,除了那个叫叶寻的,还有谁能这样?你说这儿没有叶寻,不是故意蒙我吧?”

服务员的脸色一下就白了:“你可别乱说,我们酒店怎么会出这种事?”

我一只手按在柜台上,微微往前倾了倾身子:“什么叫酒店出不了事儿?我房门怎么开的?人是怎么进来的?你不给我一个解释,我马上报警。”

“别别……”服务员左右看了看,确定附近没有其他人,才低声说道,“你可千万别乱说,有些话说出去,我们的生意就没办法做了。有……有人推你门的时候,你是不是看见一只鱼眼睛?”

我一皱眉头。当时我只是觉得那只眼睛不对劲儿,可我没往鱼眼上去想,现在仔细想想,只有鱼的眼睛才是那种滚圆的形状。

我不动声色地点头道:“你怎么知道?”

服务员再次压低了声音:“你别害怕,这件事也别跟人说,你等一下,我给你一样东西,你睡觉的时候摆在门边上就没事了。你等我一下。”

服务员离开柜台不一会儿,就神秘兮兮地端出来一只盖着红布的盘子:“你放心,你不说出去,我们老板就不会亏待你,你们走的时候,肯定有红包。”

我伸手撩了一下盘子上的红布。那里面是一块切成方形、煮得半生不熟的肉块和两个煮熟去皮儿的鸡蛋。这东西要是放在我们东北,就是拿来祭死人用的。

我转头往酒店大门口看了一下,我印象里那好像也有一个这样的盘子。那边果然放着这么个东西,只不过比我眼前这份东西多了一点儿。

我看向服务员道:“你们酒店有死人出没?”

服务员使劲儿摇头道:“你别乱说话。这就是我们这边的风俗。你别问那么多了,按我说的做肯定没事。”

“那东西还会找其他人吗?”我自己倒不害怕,我怕的是那家伙再找上别人。

“不会,绝对不会。要不然,我还敢待在这里吗?”服务员连连摇头道,“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这里住的人基本都看见过。它从来不伤人,就是吓人。”

服务员指着盘子道:“明天早上这东西要是没了,你就找我,我帮你把门口洗一下。要是你不敢在那个房间里住,我现在就给你换房。”

“不用,我知道了。”我端着盘子往客房走的时候,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事儿跟别人说。

这种事情说出来不见得有人相信,除了扫兴之外,起不到任何作用。况且,那家伙应该是落进了叶寻手里,要是只有一个那样的家伙,那就万事大吉了;如果还有同样的东西在,大概也只会去找叶寻。

在某种意义上,叶寻是在帮我们解决麻烦。我对叶寻的感观也转变了不少。

我把盘子扔在门口之后,自己倚在床头上坐了半宿,直到董小唯早上过来叫我,也没再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按照日程安排,我们今天应该是游抚仙湖,俯视水下古城。

我和董小唯吃过早饭就赶向了湖边码头,可我们在码头等了好半天也不见我们班的车驰过来。董小唯他们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人接听,几个男生特意回酒店找了一圈,也没见到车驰的影子。导游一个劲儿地促催:“你们再联系一下试试,船不等人的!再过一会儿人要是不来,我们真得开船了。”

董小唯犹犹豫豫道:“王欢,你腿脚快,要不,你再回去找一趟?”

我还没说话,张舒先生气了:“找什么找?车驰都多大人了,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吗?我们这么多人都在等他,他自己心里就没数吗?都已经找了两次了!李明和杨宏浩刚去多长时间,你们又要去找他,万一走两岔去,我们是不是还得等王欢?我不管,他再不来,我就上船。游不成抚仙湖是他自己的损失,跟我们没关系。”

张舒的话虽然不好听,可是大多数人都赞成。我心里有些生气:“等李明他们回来,不管车驰来不来,都上船。”

我正说话的工夫,李明一个人跑了回来:“车驰拉肚子了,杨宏浩陪他去医院,我们先走。”

董小唯道:“车驰昨天吃烧烤的时候不还好好的?”

李明一边往船上走一边说道:“闹肚子还分个早晚?他们说了,让咱们多给他们拍几张照片就行。”

我本来还想多问几句,其他人已经全都上了船,导游那边已经在安排游船离岸,我也就没再多问。船一直开到将要靠近沿岸山峰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导游指着平静的水面道:“天公作美,今天风平浪静,可以看见水下城墙。大家……”

导游话没说完,一群人就全都往船舷上涌了过去。我被同学挤到了一边儿,也没再往前凑合。等他看够了,我再看也不晚。我这边刚把烟给掏出来,还没点上就听见张舒尖叫道:“车驰……车驰,还有杨宏浩……他们两个在水里……”

我仅仅一愣的工夫,十多个同学就乱成了一团,有人往船舱里跑,有人拿着电话想要报警,几个女生已经吓得哭了出来。

我分开往回乱跑的人群,几步抢到船舷边上,低头往水里看了过去。

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道在波光水影当中扭曲浮动的城墙。仅仅几秒钟之后,原本还在水中的城墙影子就像是凝成了实质,带破水欲出的气势向我眼前涌动而来。

那一瞬间,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站在城墙上的两道人影——车驰,杨宏浩。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