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禁区

第四章 鬼面鲛鱼

我看向他们两个的同时,车驰、杨宏浩也一齐抬头往我脸上看了过来。

我不知道我们之间究竟相隔多远,却觉得我和他们两个近在咫尺凝视着对方。

我和车驰的目光隔水对碰的瞬间,对方的眼皮竟然像是被眼珠撑进了眼眶,转瞬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两只滚圆的眼珠从他眼眶里突了出来,就像是两只灰败、木讷的死鱼眼睛,除了冷漠之外,看不到半点生气。

车驰与我对视了一秒之后,忽然从城墙上跳了下去,徐徐落向城边的青石地面,一步步往城门当中走了过去。

那条进城的路,不就是昨天晚上从湖中向酒店延伸的青石大路吗?

我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了两步——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害怕。

我昨天晚上就觉得那条迎面而来的大道像是邀请我们进入古城,今天一早,果然有两个人走进去了。

我还没站稳,就听见董小唯带着哭腔道:“王欢,我们怎么办?车驰、杨宏浩他们是不是……”

我强压着心里的恐惧,转头向导游喊道:“赶快回去,咱们先上岸再说!”

导游早就已经吓懵了,直到我去喊她才算回过神来:“对对……快点开船,赶紧回酒店。”

直到船开起来,船上的同学才算稍稍安静了一点,所有人都想往船舱里挤,谁也不想再去多看湖面一眼。可是船舱的空间就那么大,根本装不下我们十多号人,我只能把女生全都送进船舱,自己带着几个男生守在外面。

我脑子里拼命思考着刚刚发生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旅游手册上写了“抚仙湖”的七大谜团,第一个就是湖底古城,第二个是湖底蓝光。

但是手册上记述的是湖底下有蓝色的光芒升起,可没说古城的影子还能从水下冒出来啊!

按照手册上的说法,古城的深度至少也在水底一百米之下,可我却清清楚楚地看见城头上的人影。我不可能看出那么远,我那些同学就更没有那种可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大白天的闹鬼了不成?

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见一阵水波的声音从我们身边疾行而过。那声音听上去就像是有一条船紧贴在我们船舷边上快速超过了我们的船头。

我侧眼往水里看时,却看见一道银灰色的影子在水里快速转动了半圈,又往我们船边上靠了过来。我第一眼看过去时,还以为那是一条倒扣在水里,只露着人字形底部的渔船。

等那道影子贴近了游艇时,我才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鱼。

一条大得出奇的鱼。

单是它露在水面上的脊背就已经超过了一米,要是完全跃出水面,说不定比我们的船还要长出一节。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时,已经有人惊叫道:“鱼……水里……”

那人喊声还没落下,船舷边上就爆出了一道冲天而起的白浪,全身覆盖着银色鳞片的大鱼在翻滚的水浪当中飞跃而出,两只像是人手一样的鱼鳍瞬间抓住船舷的护栏猛压而下。整艘游艇都在突忽其来的压力之下向外倾斜了过去。

我伸手抓住船舱边上的扶手稳身躯的瞬间,几个同学一块儿往船舷的方向摔倒了过去。我伸手想要拽人,却晚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我身边的李明滑向了那条大鱼。

吓得魂不附体的李明满眼惊恐地想要拽住我伸过去的手掌时,已经超过了船舷一米的大鱼恰好在这个时候伏下身躯。

我的视线瞬间被一张巨大的人脸所充塞。

没错,大鱼的头上是一张人脸,一张像是带着银色面具、棱角分明、暗光浮动的人脸。整张脸除了鼻子是两只圆孔之外,狰狞的五官就像是一尊杀气腾腾的恶鬼,尤其是露在嘴边的两颗獠牙,分明带着嗜血的凶狠。

刹那之后,鬼面鱼獠牙嶙峋的巨口就从李明头顶覆盖而下,一口吞下了李明的小半截身子,锋利的獠牙瞬间切进了李明的胸口。利齿插进人骨的刺耳声响还没消失,鬼面鱼就猛然扬起了身躯,被他咬住的李明顺着鱼身的摆动,双脚向上地被甩向了半空。一人一鱼纠缠在一处,同时砸进水中。

湖面上迸起的水花刚刚越过船舷,从水底翻起的鱼尾就再次撩动着湖水向船身上泼落而来。

鱼尾带起的阴影从我眼前划过时,我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直到湖水从我头上泼落,我才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几步抢到船边往水里看了过去。湖水之中除了带血的浪花,哪里还有那条鬼面鱼的影子?

刚才还在船边上的几个同学已经吓得发疯似的往船舱里挤,船舱里的女生也已经喊哑了嗓子,船上乱得不能再乱。可我却感觉到那条鬼面鱼并没离开我们多远,好像是一直都在船下徘徊。

我几步赶到驾驶舱外面,使劲拍了几下玻璃:“快开船,快点!”

船老大一样是脸色白发,好在还知道控制游艇:“鱼枪给你,万一鬼面鲛再过来,你就拿鱼枪打他。”

现在整条船上唯一还能站着的,也就只剩下我和船老大了,他得开船,我想不拼命也不行了。

我刚从他手里接过鱼枪,船底就传来一声剧震,游艇像是被一只巨手从下往上托了一下。整艘船不受控制地往右侧蓦然倾斜之间,几个争着往船舱里钻的同学一块儿滑向了船边。

有人还没站稳就被掀到了船下。那个背对游艇翻下去的同学双手一阵乱划,好不容易抓住了护栏:“救命……”

我几步冲到船舷,抓住了他的一只手,另外一手端着鱼枪指向水里:“谁过来帮我一下,快点!”

我不敢松手,可也不敢轻易扔了鱼枪全力救人。天知道那条鬼面鱼什么时候会翻出水面,我手里没有鱼枪,说不定会被它一块儿拽进水里。

可我连喊了两声都不见有人过来,忍不住破口大骂道:“都他么死人哪?赶紧给我过来一个!”

好不容易有人站出来时,水里却浮现出了染血的鬼面。沉在水下的鬼面仅仅瞬间就变得狰狞毕露。这一次,鬼面鱼从下往上昂首出水,我看见的鬼脸也越发清晰……

鬼面出水的一刻,我就握紧了鱼枪,可我却被吊在半空当中死命挣扎的同学给挡住了枪尖。现在动手,被鱼枪铁矛贯穿头颅的就不是那条鬼面怪鱼,而是我的同学。

我仅仅迟疑了一下,利齿撕裂骨骼的声音就与我近在咫尺蓦然乍起。我只看见带着血腥的水流一瞬间从鱼嘴里喷射出来溅在了我的脸上。我虽然没放开抓住同学的手掌,却忽然觉得手里一轻,整个人都往舱门的方向摔倒了过去。

等我从甲板上爬起来,我手里就只剩下了一截胳膊。那人的另外一只手还是死死地抓在护栏上,淋漓着鲜血。

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人差点吓疯了过去,我的耳边除了声嘶力竭的尖叫,什么都听不见了。

我连着在鲜血和湖水混杂的甲板上挣扎了几次,才站起了身来,端着鱼枪慢慢靠近船舷。这时,水里只剩下了一行人字形的血迹在向远处疾驰。鬼面鱼应该是拖着那个同学的尸体回巢了。

我端着鱼枪在船边站了十多分钟,船舱里的人才渐渐安静了下来。董小唯双手捂着眼睛颤着声音道:“王欢,你把船上那条胳膊扔下去吧!我害怕……”

我也觉得身边放着两只血淋淋的人手让我心底发毛。可是我同学已经葬身鱼腹,他唯一剩下的只有这么两只手,我再把人手扔进水里,未免不近人情。

我干脆把衣服脱了下来,包住两只人手放进一只桶里:“你们害怕就别看,好好在船舱里待着,哪儿都别去。导游呢?”

董小唯脸色煞白地摇头道:“没……没看见……”

我在船上找了一圈也没看见导游的影子。刚才的场面实在太乱,谁都没注意导游去了哪里。船上的地方也就这么大,除了甲板和船舱,再没有什么地方能藏人。导游八成是在混乱中落水了。

我看着水光波动的湖面,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船老大,要不我们……”

船老大冷声道:“什么都别说,打死我,我也不回去。在鬼面鲛面前落水,没谁能活着,你断了那个心思吧!再说,我愿意跟你回去,你那些同学愿意吗?”

我转头看了看吓得要死要活的同学,无声地叹了口气——自己的同学落水他们都不敢去救,更何况是素不相识的导游。

我一言不发地靠在舱门上,死死地盯着水面,一直挨到了游艇靠岸。董小唯从下船就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王欢,咱们怎么办啊?”

“报警吧!”现在除了报警,我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一下子死了四个人,没有警方给个说法,我们回去怎么跟他们家长交代?

况且,现在同学们都吓成这样,也只有到了派出所才能有些安全感。

董小唯报警之后,我们全都到了派出所。我等着做笔录时,脑子里却乱成了一团。好多事情都让我想不明白,可是我却不得不去想。

~~~~~~~~~~~~~

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没想到我第一天回来,就有这么多朋友赶来支持新书,没法一一答谢,在这里一并向各位说声谢谢,感谢大家的支持。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