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禁区

第三九零章 各自离去2

参与过五毒教之战的人陆续离去,整个驻地除了我们第六研究所的人,就只剩下了虞枫、任天晴。

她们两个一直没走,我也没动手撵人。我总觉得她们故意留下,是有什么事情要做。

一开始,我们两边人还各干各的事情,谁也不和谁说话,时间一长,我们又恢复到了当初在第五分部嘻嘻哈哈没大没小的状态。

尤其是大耳跟大橘,那两个家伙就没个消停的时候,驻地差点没让它俩给作翻天了。

我那天刚从外面进来,就看见虞枫和任天晴不知道聚在一起鼓捣什么,连头都没抬一下。

大耳跟大橘那俩家伙趁着虞枫她们不注意,踮着脚尖、撅着屁股趴在茶几上,伸着小爪子悄悄把我放在桌子上的薯片推到茶几边缘。我再晚进来一会儿,它俩就得手了。

我悄悄走过去蹲了下来:“你俩在干嘛?”

两个家伙同时转过头来,眼珠子瞪得溜圆,眼睛里满是无辜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冲着它俩挑了下眉毛:“薯片是我的。”

大橘“喵”的一声捂住了脸,大耳举起爪子指向了大橘,意思是说:它是主谋。

我伸手抓住两个家伙后脖颈的上皮,把它俩拎了起来:“你俩想变成猪啊?一天就知道吃。把你俩炖一锅,够我吃一个礼拜。虞枫、小晴,你俩干嘛呢?”

“嘘——”任天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开始专心致志地调整设备。没过一会儿,她设备里面就传出了来回踱步的声音。

“欧耶!”任天晴握着小拳头比了个“给力”的姿势,“成功了!豆驴觉得自己变帅了,想找狐妈表白。我废了一晚上劲儿才把窃听器装好。快来听!”

“你俩是无聊大发了吧?”我嘴上说着她俩无聊,人却坐在了沙发上。凭我的耳朵,不戴耳麦也能听见那边的动静。

听脚步声,豆驴那货好像是一直都在狐妈门口绕和,就是不敢往里走。

虞枫和任天晴急得恨不得赶紧把他踹进屋里,我坐在沙发上抱起了肩膀。

我早就知道豆驴对狐妈有意思。从心里话讲,我一点不觉得他配得上狐妈。五十来岁的人,长得跟七十岁差不多就算了,还特么黑吧溜秋的,没有几两肉,乍一看像他娘泥鳅鱼成精了似的,跟狐妈站一块儿,说那是她爹都有人信,哪地方配得上狐妈?

这回豆驴遭劫之后,也算是因祸得福,伤好了,人也白了不少,看上去年轻了十多岁。他自我感觉良好,可我还是觉得他不配狐妈。

不说别的,就他那看见漂亮妹子,眼珠子就恨不得掉进人家领子口里那损德行,哪点像是靠谱的人?比我爸差得远了去了。

可是,人家要表白,我也不能拦着啊!

他最好在门口转悠一宿,累死丫的!

我表面不动声色地坐在沙发上,等着豆驴知难而退,那货却推门进屋了:“米糊啊,我来跟你说点事儿。”

“有屁快放!”狐妈一点没给豆驴面子。

“那个……我那个……我就是……”豆驴支支吾吾了半天,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我肚子都要乐抽筋了:那货怂了。哈哈,该!过一会儿豆驴要是还憋不出个酸屁,狐妈保证能把他踹出来。豆驴至少多半年不敢打狐妈的主意,我爸不就安全了。

我正摸着下巴等着捡笑儿,狐妈那边也憋不住了:“你要是没话,在这儿跟我硬往出挤,就赶紧给我滚犊子。我这儿不是药房,不卖开塞露。”

豆驴小心翼翼道:“这话有点不好说……”

狐妈咬牙道:“说!”

我听见狐妈的动静,就知道她肯定是发火了,赶紧悄悄伸出手指头开始数秒。我估计,用不上五秒钟,狐妈就得踹人。谁知道我刚数到四,豆驴的嘴也利索了,话也来了,可他么他说的就不是人话。

“米糊啊,我来跟你说说王欢、叶寻那俩孩子的事情。我看着那俩孩子心里急啊!挺大两个小伙子,上厕所都在一块儿,你觉得正常吗?”

我艹,我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下来。豆驴为了自救,这是把犊子扯哪儿去了?

狐妈道:“这有什么不正常?俩人关系好呗!”

“再好,我也没见过俩人能好到用一把牙刷的程度。”豆驴子道,“那天我亲眼看见王欢拿着叶寻的牙刷刷牙!”

我差点没气疯。那天要不是我一不留神把牙刷掉进了马桶,我能拿叶寻的牙刷吗?

狐妈不以为然道:“你操那个没用的心干嘛?王欢绝对有做渣男的潜质。你看,他撩过陆心遥吧?虞枫和任天晴对他也挺好吧?随心看他也挺顺眼吧?最重要的是他有司若。上回我让她办了司若,那小子一脸便秘的德行,眼珠子却在那叽里咕噜地乱转,不定心里想什么。”

狐妈这是疯了吧,嘴上怎么没个把门的?

我无意当中一回头,正好看见了虞枫和任天晴无比怪异的眼神。我差点没背过气去。

豆驴那破嘴也没闲着:“不对!王欢跟司若都认识四五年了,两人都没睡到一块儿去,你说这正常吗?”

“狗屁!”狐妈不以为然道,“我跟王欢他爸认识二十多年了,不是也没睡一块儿去?”

“咳咳……”豆驴干咳了两声,“你就不觉得,叶寻对王欢特别的好?叶寻对别人什么时候笑过,跟王欢有时候还开玩笑……”

狐妈道:“你脑袋抽了吧?他俩是兄弟,开玩笑怎么了?再说,叶寻看着冷冷清清,实际上那家伙腹黑得很。他和王欢是一路货色,两个人都是腹黑高手。你没看他俩用的窗帘都是黑的?”

“对了呗!”豆驴拍着巴掌道,“他俩用的窗帘都是同款,还能没事儿?”

疯了!

我真要疯了!

哪个男的出去买东西还精挑细选?我买窗帘的时候,顺手给叶寻带了一副,怎么就成情侣款了?

豆驴煞有介事道:“王宝强说得好啊!房间整洁无异味,不是娘炮就是gay。你看叶寻屋里,还点灰都没有。再看王欢屋里,不把袜子堆到能用洗衣机的时候,从来不洗。”

狐妈语气古怪道:“这能代表什么?”

豆驴神秘兮兮道:“我怀疑,叶寻正在对王欢潜移默化……说白了就是在盘他。这么下去,王欢早晚得被叶寻盘包浆了。”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在地上。虞枫和任天晴同时向我看了过来,拉着长音:“咦——”

“‘咦’个狗屁啊?”我终于憋不住了,“你俩是钢丝儿啊,在这儿听相声呢是吧?我跟你们说……”

我的话没说完,叶寻就推门走了进来。

我赶紧把后面的话给憋了回去。

叶寻径直走到我面前,拿出一百块钱扔在了我的脸上:“今晚到我房里来。”

“啥玩意?你要干啥?”我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叶寻莫名其妙道:“你不是说自己会拔火罐吗?过来给我拔一罐子。夏天那冰蛊虫太厉害,我现在骨头缝还在疼。”

我刚松了口气,叶寻又扔出一百块:“一张不够,再给你一张。买了罐子早点过来。”

我知道叶寻是让我拿钱去买火罐,可这话听着怎么就着这么别扭?

我刚想说话,叶寻就已经拎起我放在茶几上的薯片扬长而去。

我拿着钱傻了……

“咦——”虞枫、任天晴还“咦”上瘾了。

我刚想爆发,更让我吐血的事情发生了。大耳和大橘那俩货像是怕被我灭口一样,钻到沙发垫子后面藏了起来,双双捂着耳朵,咔吧着眼睛偷偷往我脸上乱瞄。

“我特么……”我话没说完,虞枫拎起大橘,任天晴抱着大耳直接溜了。

我站在原地想了半天,还是拿着钱去买了火罐。

结果,我趁着叶寻不在,从他房间里抠出来四个摄像头、六个窃听器。任天晴这是要给我现场直播啊!

我拎着火罐找上了豆驴,一堆罐子全都拍在了他的脑袋上——打死那货都难消我心头之恨。

豆驴没被我打死,我却差点被虞枫和任天晴气死。她俩每次吃饭都刻意把我和叶寻挤到面对面的位子上,还时不时往我们脸上偷瞄两眼,害得我没事儿总得往叶寻身上看看,生怕他搞出什么动作。

叶寻倒是很正常,可我却无意间听见任天晴说:“疯子,你发现没有,王欢好像是开始弯了,总对叶寻眉目传情、暗送秋波。你看他那小眼神儿……”

这日子没法过了,她俩不走,我能被逼疯!

等我动了撵人的心思,狐妈也和虞枫单独谈了一次,至于她们谈了什么,谁都没告诉过我。不过,第二天虞枫就找过来跟我辞行。

虞枫真正要走的时候,我又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害你损失了那么多手下。”

虞枫摇头道:“这件事情,我不想追究。当时的情况,你很难相信我。准确点说,还是我的计划失误了。”

我抬头道:“我能问问,你们为什么非要逼我退出江湖吗?”

“宗门给我的命令就是保护你的安全,同时逼你退出江湖。我也不知道宗门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任务,但是,我知道宗门不会善罢甘休。或许,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后会有期!”虞枫伸出手来跟我握了一下,转身离去,毫不拖泥带水。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