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皇妃千千岁 9.2分
作者 :洁白的翅 更新至 第三百六十三章 半世逍遥(下)
完结

侯爷

古代言情

古代重生

古典架空

古言

太子殿下

寒门佳人

王妃重生

皇妃

皇妃复仇

皇子

穿越

言情

重生复仇

雪花流水邀请

117.1万字 1.0万人气 0.1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是谁说伴君如伴虎?她伴的明明是一头恶魔!杀她全家再施以援手只为让她无所依,因感恩而安心做他的棋子。 可悲的是直到她死去才知道这一切真相。 苍天开眼啊,居然让她重活一世,既然老天爷都安排给她这个机会报仇,她又怎么会放过? 为了复仇,她再次进了令她厌恶憎恨的皇宫,一心想着等报了仇便出宫去过平静的日子,远离是非。 而关于情之一字,她并不打算触碰,也不抱奢望。 可一切都是早已注定的宿命,所以总是要将人往不想去的方向带。 但是这一回,她却无比感激命运对她的安排。 架空文,背

第一章 暗夜芳魂

丘池国,万历4028年,皇城!

草青草黄,云起云落,岁月如白驹过隙一般,转眼鱼蝶儿入宫已六年有余。

入夜,整座宫殿陷入一片沉静,鱼蝶儿躺在榻上辗转难眠,心事重重。

皇帝鹤璧居然长达两月有余没有驾临倚兰宫了,这是六年来从未有过的事!一直以来鱼蝶儿都是他最宠爱的蝶贵妃。

“果然君王之宠从来不会长久,有了新欢谁还去想旧爱呢。”鱼蝶儿凄然的想着。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鱼蝶儿突然听到吱呀一声响,似是寝殿门被推开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尤其刺耳。

“不是说了夜间不用伺候了?都歇着去吧!”鱼蝶儿以为是哪个婢女进来,便说了一句,却没有听到婢女回应,便睁眼望去。

隔着丝幔影影绰绰见一道人影正往象牙床这边走来,那身影威武高大,分明不是婢女,鱼蝶儿一惊直坐起身。

“是谁?”鱼蝶儿低声道,声音里充满惊慌。

眼看那身形越走越近,鱼蝶儿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失声大喊:“快来人啊!”

喊声刚落,那人影已到近前,伸手忽的扯开帐子,下一刻那手就附上鱼蝶儿雪白的颈。

“不用叫了,白费力气,这宫里的奴才已经没有活的了,现在该轮到送你这个主子上路了。”来人声音低沉地说道。

待看清了面前的人,鱼蝶儿已被掐的喘不过气来,她惊骇万分,一边咳一边断断续续地问出一句:“咳...咳...咳咳,为什么?”

鱼蝶儿不敢相信,要杀自己的竟会是皇上鹤璧,就算他想宠爱新妃,将自己打入冷宫也罢,何必要置自己于死地?就算要杀那也是简单的如同捏死一只蝼蚁,为什么自己动手!她实在不明白。

“本来你就只是朕的棋子而己,别怪朕心狠,只能说你太过愚蠢!”鹤璧说完,手下赫然收紧力道,鱼蝶儿逐渐停止了挣扎,手垂了下去,灿若星辰的脸宠也失了神采!

鹤璧手一松,她便软软的倒在了床上。

鹤璧看都没看倒下的鱼蝶儿一眼,转身出了屋子。门外垂手立着六人。

“可以进去了,给朕做像点,如果出了一点纰漏,你知道后果!好了之后带来宁和殿,朕在那等着。”鹤璧眸光凌厉,对为首的一个精瘦的老道士说道。

“是,皇上,贫道的手法那可是炉火纯青!朝夕相处的人都看不出,更何况多年不见的呢?皇上尽可放心!”

鹤璧一挥手,穿灰袍子的老道率先进去了,随后跟着一个女子和四个着禁卫军服的人。

鱼蝶儿毙命后,阴司勾魂使者立时飘落到床榻前,对着鱼蝶儿的尸体,刚要一钩子下去勾出魂魄,鱼蝶儿体内却嗖的冲出一道白光,竟将二位鬼差直直地冲出殿外去了。

之后魂魄自行飘然离体,魂魄周围却有一圈白色光辉笼罩,鬼差再也近不得身。

“莫非是妖物?”鬼差面面相觑惊诧不己,待细瞧之下,那白亮的光晕漂渺中似乎还透着微微的金色,非但不是妖气,反倒有几分像仙气。

鬼差无法靠近鱼蝶儿的魂魄,无奈只能先行返回幽冥大殿,向阎君禀报,阎君面上也显惊疑之色,遂看向判官。

判官会意递上生死薄,生死薄上写的清清楚楚,富贵无双,享年70龄。寿终正寝。如此富贵命格但现在已遭枉死。要知道寿不尽枉死是投胎不得的,还要在枉死城熬到寿尽。

阎君连连喊着可惜,但是凡人为何有灵气护体呢,拘不到魂魄可怎么销生死簿?

遂从怀中取出一镜,观看了一阵,嘿嘿笑了:“原来竟是如此。”

殊不知他这一笑比哭还难看。

阎君声如洪钟,字字带着回音:“要说此女还颇有来历呢。原是仙禽凤凰,负责掌管王母的宝库。因受蒙骗失了职守令宝物被盗,才被贬下这浑浊人世。受轮回之苦,历人间善恶,经生老病死。”

“凤凰择木,非梧桐不栖,连栖息的树都如此挑剔,可见其心性高洁孤傲,对污秽龌龊之恶事与生俱来的讨厌。即便投生为世人也不适应人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总是一颗纯心善心看待这世间万事,屡屡被恶人欺害蒙骗,算上这次已经投生八世了都是枉死不得善终,唉。”阎君叹道。

“八世了?那何时是个头?”鬼差问道。随即又说:“要我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大千世界什么人没有,不防着点死的能不快吗。”

“何时能历圆满的一世,才可得正果,如若总是枉死夭折,那只能一直受轮回之苦。”阎君也满脸的无奈。

判官和鬼差皆感叹怜悯,但也爱莫能助,地府之中,冤魂怨鬼多如牛毛,谁又管得了呢。

“但她有灵光护体,拘不来魂魄这如何是好。″鬼差想到自己差事还没完成。

“那是她本体尚存的一息元神,关键时刻竟然离体护魂,或许有机缘将至,暂不管她。三日后如她成了孤魂野鬼自会去寻路引,届时尔等再拘魂魄至枉死城报道。”阎君交代着。

“是。”鬼差隐去了。

“阎君,您说的机缘可是凤凰每500年一次的涅槃重生?算日子眼下刚好500年了。”判官问道。

“呵呵呵,什么都瞒不过你判官。不过也要看她的造化吧,她已为凡体,不知是否保留着凤凰重生的独特之处。本王累了,先去后堂休息。你在此盯着。”阎君说完也隐去了。

“总让我值班加班,整日累成狗,也不见加奉禄。”判官嘀咕着。

鱼蝶儿的魂魄站在屋中,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尸体被放在地上,那个精瘦的老道蹲在那忙碌,旁边是一个打开的箱子,里边放着像是大夫用的各种刀具器械之类的。

鱼蝶儿细一看差点被又吓死一回,不对,现在自己是鬼了,应该是被吓得魂飞魄散吧,又忍不住要呕吐,因为那老道正在剥鱼蝶儿的脸皮,一张脸皮已经被剥下了一大半了。

这群人到底要干嘛,杀人不过头点地,就算鹤璧宠爱新妃,被奸人挑唆谋害自己,也不能死后还这么折腾自己啊。

一张脸皮被完整剥了下来,那老道捣鼓了好一阵,仿着剥下的脸皮,用箱子里的物什又做出一张同样的,拿着仿造的脸皮,便招呼旁边站着的女子:“息云,过来。”

那被唤作息云的女子闻声转过身来,怯怯的说:“爷爷,我怕,这,这太吓人了。”

“怕什么,这是为万岁爷做事,做不好别说咱们全家的命,就是祖坟都得刨掉,这脸皮可以造出一样的,身高体型不能造,你和她身材相近,声音也很像,你扮最为稳妥。”老头说完把那脸皮附在了女子脸上。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极品狂医

    玉面浮屠 著 高手下山来,一心做个逍遥翁。 却不想因为一个极品美女,卷入是非漩涡之中。 美女在侧,江山在前。他要嬉笑怒骂,红尘随心! 龙游都市,傲世无双!他要搅动风云,叱咤天下!
  • 艳客劫

    小鱼大心 著 有一种女子,她叫胡颜,她是女祭司,无论她一举一动一嗤一笑,都格外招人恨。偏偏,她又嘴贱心狠手段了得。一路行来,各路美男子心心念念的都是她,唔,承认吧,是想着如何虐死她!胡颜却觉得,这世上,想让她死的人千千万万,区区几位美男子又算得了什么?人活在世,没几个人恨自己恨得咬牙切齿,活得岂非太没有存在感? 美男子们发现,女祭司很猥琐很强大,却有一个致命弱点——女祭司以身侍神,若想除之而后快,必须破了她的处子身!只是,这事儿不好群起而攻之吧?
  • 锦堂归燕

    风光霁月 著 身为丞相嫡女,襁褓中就被换到市井苦苦求生。 好容易认祖归宗,却陷入绵绵不绝的内宅争斗中。 她想和睦姊妹,孝顺长辈,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极品们一个个都不想让她如愿! 所以她认清现实! 想要过得好,宅斗谋划少不了! 斗白莲,虐绿茶,一手烂牌也能玩逆天。 只是—— “那个奸臣,别以为收买了我的胃,我就会承包你!” 厉害了我的王爷,您这么打的过番邦,害的了忠良,还下得了厨房,家里人知道吗? ———————— 本书聊天群为204279664,欢迎同学们来玩。 ————————
  • 重生之暮雨归来

    代暮雨 著 大好芳华,尚书大人的嫡女,没想到,被设计跌入山崖而亡,来自现代的代暮雨不幸被自己制作的毒药毒死了,于是阴差阳错的穿到了代暮雨身上,得知父母在这个世界的消息,从此开启了在这异世的寻亲和逗比生涯,穿越的比别人慢半拍就算了,还遇到了个喜欢跟自己作对的世子,代暮雨一脸懵逼,算了,只要不阻碍自己的逍遥生活,避开就是了。
  • 美男榜

    小鱼大心 著 隐世唐门出了两个败类。一是俊美无双的路痴门主唐不休,二是他的女徒弟唐佳人,蔫坏到罄竹难书! 隐世唐门里老弱病残排成行,长老们让唐佳人出山,去寻优秀男子生下宝宝振兴唐门。临行前,塞给佳人一本有关不可描述之事的书籍,不想,书被唐不休调包,送出的是《残菊手》。从此后,江湖中多少人虎躯一震,菊花一紧呐。 佳人出山后,经历了各种奇葩之事,成为了最优秀的伪装者。 为了写出《美男榜》,她一一拜访各色美男子,发现了另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 某喜穿女装,某不长毛,某和某的暧昧关系,某的真实身份,某想要摩莲圣果的真实原
  • 狼性王爷别太猛:替嫁弃妃

    甲乙明堂 著 从小女扮男装的她,不得不恢复女儿身,替妹代嫁,遇到这个残忍的狼一般的王爷,强强对撞,鲜血淋漓!谁将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