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亿万逃妻 8.7分
作者 :卖火柴的汤姆 更新至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结局
完结

豪门总裁

暧昧

腹黑

36.2万字 1.0万人气 0.1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为了给孩子最好的基因,她所以盯了帅气高颜值总裁。并潜入他房间,给谭文曜下了药,成功怀孕。 一年后,她被他抓了回来,想带着他的孩子跑?绝对不可能! 再次的相遇,电花四射,两人将会成就怎么样的欢喜爱情呢~

第一章 哪他妈有你的孩子

M国。

罗初瑶担任C&R奢侈品集团设计师已经一年有余,工作勤恳,不与人交恶,并且设计作品新颖又落落大方,销量很好。总公司很器重罗初瑶。

这天罗初瑶中午下班,去附近的快餐店买三明治和咖啡当作午餐,刚抱着纸袋走到拐角,突然发觉身后有细微的响动,她扔下袋子就往前跑。谁知巷子的那头也有人在等着。前后夹击,对方做了充足的准备,确保罗初瑶无路可逃。

双拳难敌四手。

罗初瑶乖乖投降:“有话好好说。”

说着,她开始打量这些人,全是华人面孔,训练有素。她在国内得罪过什么人吗?可能吧,她的仇家太多了,可是知道她身份的人却少之又少。

正想着,对面走来那人眼神复杂的看了罗初瑶一眼:“得罪了。”

然后便把罗初瑶带上了车,又偷渡回国内。

在船上的时候,那些人给罗初瑶打了麻醉药,尽管罗初瑶意志惊人,可麻醉药效太强,罗初瑶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只觉得在海上漂着荡着,总是落不到实地上。从M国到国内的距离太久,中间换了几次交通工具,罗初瑶有些许意识,却又觉得不太真切。

等罗初瑶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公主床上,房间装潢华贵,不失气派,但隐隐能闻到一股漆味,好像是刚装修好不久。仅仅是刚醒来,罗初瑶就已经对周遭环境做出了判断。

她轻手轻脚地起身,到了门边,贴耳仔细听着,又从衣服里摸出一把匕首——幸好绑她来的人并未搜身。

门外听不到动静,罗初瑶回头望了眼屋子窗外,这间屋子大约是在二楼,能看到柳树的树梢。

她轻轻拧开门把手,探出头来。

走廊里空无一人。

罗初瑶将匕首藏在手掌里,把右手放在身后,慢慢前行。

安静,安静得诡异。

罗初瑶不相信那些人把自己绑来,仅仅只是为了让她偷渡回国内,让她在公主床上好好睡一觉?骗鬼鬼都不会信。

越是安全,罗初瑶就越是小心。

等下了楼,还是无人看守。

究竟是怎么回事?饶是罗初瑶这样身经百战的好手,也不由得心里泛起嘀咕。但好在过硬的职业操守让她并未慌神,而是始终保持警惕。她慢慢向一楼的正门探去,也做好了随时后退的准备。

“想跑?”左边忽然传来一声冰冷的男声。

紧接着正面的大门打开,外边聚拢了十数人,全都严阵以待。

“这位大哥,现在不是我想不想跑,而是你把我抓来想干什么?我好像没见过你吧?”罗初瑶很快认出了谁是老大,她转身面向左边房间里出来的男人。

男人穿着烟灰色的西装,内里的衬衫扣子松开了两颗,露出一小片蜜色的胸膛。一张脸坚毅有型,算不上标准帅哥,可他只要站在那里,男性荷尔蒙就止不住的向周围扩散,连同那张脸,都让人觉得心神荡漾。

说话间,男人已经到了罗初瑶身前,单手扣住罗初瑶的后脑勺,逼近二人之间的距离,气笑着问:“你真不知道?”像是随时会把罗初瑶的脑袋拧下来一样。

罗初瑶不惧强权,连连摇头:“您这么帅的男人,我见一次绝对会记住。可问题是我真没见过你。”

男人松开手,转而打横抱起罗初瑶,进了一楼的房间。

“就是这里,你记不记得?”男人冷着脸,眉宇之间满是戾气,“不记得也没关系。我没工夫跟你扯淡,赶紧把孩子交出来,否则你会后悔惹到我。”最后三个字,简直像是在低吼。

也不知罗初瑶做了什么事,惹得男人如此愤怒。

罗初瑶小心地从男人怀里下来,接着手持匕首忽然朝男人的脖子挥去。男人像是早有预料,躲开了这一下,死死捏住罗初瑶的手腕:“收起你那点小伎俩。”

罗初瑶也不恼,乖乖把匕首收回去,然后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匕首?”若不是提前知道,他怎么能准确的挡住这一下?罗初瑶确定自己的动作利落,用了八分力道。

还没等男人回答,罗初瑶就看到了屋子里的电脑,屏幕上俨然是那个有着公主床的房间。

原来是在房间里装了监控。

罗初瑶暗自懊恼,自己的反侦察能力竟然退化的这么快。

“还要我说几遍?”男人一把掐住罗初瑶的脖子,“把孩子交出来,我留你一条命!”咬牙切齿的声音,似乎恨不得将罗初瑶生吞活剥了。

罗初瑶被掐得喘不上气,白皙的脸蛋上开始慢慢泛红,她死命挣扎,狠狠推开男人,大口喘着粗气,骂道:“哪儿他妈有你孩子?想当爹想疯了吧!”

男人的脸色……很差。

很好,这是第二次。

第二次惹怒他。

“我上哪儿给你弄个孩子去?要不我现场给你生一个?你看我怎么生比较好?”罗初瑶揉着脖子,瞪着男人。

“别给我装傻!”男人厉声道,丝毫不见怜香惜玉。

罗初瑶索性坐到床上:“那你说怎么办吧,怎么着你才能相信我?”

男人眯着眼望向一脸坦然的罗初瑶,辨认着罗初瑶所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大约一年前,谭文曜如往常一样回了家。家里一如既往空空荡荡,透着些冷清,谭文曜习惯了这样的氛围,坐在桌前工作到半夜,然后洗漱睡觉。

一切和往常没有区别,可躺下之前,谭文曜隐隐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

或许是工作的累了,谭文曜并未多想。

他睡着了——或者说半寐半醒,浑身燥热口渴难耐,想起身去喝杯水,这时候忽然感到身边传来独特的馨香,接着,一具微凉的身躯便靠了过来。

几乎是本能的,谭文曜翻身压在那具身体上,用唇在那皮肤上吮吸着,贪婪的汲取着清凉,以此来缓解身上那几乎快要爆发的热度。

生涩的回应,却蛮横霸道。

第二天一觉醒来,谭文曜睁开眼,身边一切如常,好像前一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而已。

但之后,这样似真似幻的“梦境”持续了好几天。像是聊斋里的妖狐鬼怪,每当夜晚就会到来,与谭文曜极尽缠绵之事。那人起初还有些青涩,后来慢慢也变得娴熟起来。

几天过去,谭文曜察觉到不对劲,于是专门调了人在别墅附近守着。

也是从那天开始,那个人再也没有来过。

谭文曜怒不可遏,他生平第一次竟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他找了人去调查,并且调出自己门口以及附近几条街的监控录像。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豪门婚宠:兽性老公夜夜撩

    花不离 著 家族破产,未婚夫将她甩掉。 雨雪纷飞的夜里,她遇上了金主厉君沉。 为挽救家族,她舍弃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匍匐在男人脚下。 一夜过后,她带着金主高调炫富,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是…… —— 真相大白那夜,她流下悔恨的眼泪,“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他清冷的看着她,“谋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原来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她离开别墅的那个夜里,她的车冲下悬崖,车毁人亡。 他得知消息后整个人都崩溃,原来爱她竟然是这样疼。
  • 萌妻十八岁

    周兰萍 著 她是落入民间的豪门千金,异国他乡,她邂逅他,他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和他的家人,以及她不曾相识的父亲,赶尽杀绝,她人间蒸发。他恋她成狂,她再造重生,变成另外一个她,拒绝与豪门父亲相认,避开陷阱,手刃豪门仇家,拯救疯狂落魄的他,逃避狂追,还是逃不出他的心 他正在授奖,突然之间,漆黑一片,应急灯之下,她仓皇逃窜—— 当舞台再次点亮,当他张口欲言,顿时间,后台传出一位女子的尖叫声。 他于拥挤之中,鸣响汽笛,她轻如飞燕,掠过他的视线,在他的豪车之上,刻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她辗转于地产
  • 婚宠溺爱

    梧桐引凤来 著 她是单纯、平凡却又善良的女子,却在初入职场时,遭遇潜规,仓皇逃脱,义气沉默,却换来更多伤害。他是身份不凡,骄傲且疏离,不愿借助父辈力量,独自成长。偶然撞见她被欺负,他出手援助。命运之门悄然启动,感情开始交割不清,当人心的复杂,人性的丑陋,人情的冷暖,一一暴露在她面前,她又该何去何从?他不顾一切的守护和倾心的呵护,又能否收获她单纯的美好?繁华散尽,尘埃落定,他们又能否走过彷徨,牵手明天?
  • 盛嫁

    醉时眠 著 神秘的身世,稀有的血型,他娶她是为了传宗接代 豪门破产女顶替知名调香师,她以为终于获得幸福 白莲花太多,绿茶女不少,看似完美的婚姻,岌岌可危 「你只是负责用来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盛世婚,风光嫁 「我以为你要的是我的爱情,原来你要的是我的性命」 【盛嫁——豪门千金的盛世婚嫁】
  • 妖孽特工

    天河 著 当异能可以开发和进化,这个世界将不再平静,只可惜这种异能只存在一个身世如谜,如妖孽般的男人身上。高贵冷艳的女特工,奔放热情的女总裁,从小养成的小萝莉……护美女,踩小人,斗邪恶,且看沈飞纵横都市,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尘北北 著 为了妹妹,她甘愿嫁给传闻中容貌尽毁,性情残暴,还不能人道的男人。   豪门世家,尔虞我诈,她一次次被陷害,却总有一双手护她周全。   步步为营,原以为一年之后能获自由。   期限一到,男人摘下面具,邪魅一笑:“夏怡洋,之前是我,现在是我,以后也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