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宠妃 9.4分
作者 :烟淼 更新至 第577章大结局
完结
181.9万字 1.0万人气 0.2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大婚之日,她痛失清白,成了人尽可夫的荡妇。是谁?究竟是何人要如此迫害与她?她千不愿的含恨接受了这事实,成为了靖王的小妾。说是小妾,却过着连贱婢都不如的生活。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肆意的揉虐着她的身体;将她腹中的孩子打掉,给他心爱的女人做药引。“可夫人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本王一日不承认,她肚子里的就是野种。”人,痛到极致,便会笑。“我咒你永失所爱。”

第1章花轿被劫

今天,是方家大女儿方楚楚的出嫁之日。

一阵阵震天的鞭炮声,伴随着孩童和宾客们的嬉笑道贺。

江南第一布庄的大老板方富贵,府前熙熙攘攘,热闹无比,整条街道都被挤得水泄不通。

方富贵此刻正站在门前接受着宾客们的道贺,脸上的横肉时不时的挤啊挤,乐的比自己成亲洞房花烛夜还要高兴。

不过,这方富贵这般傻乐的模样倒也不为过。

因为今天她的女儿嫁给了江南第一富商萧家为媳。

这萧家家大业大的,他的女儿嫁过去了,也算是攀上高枝了。

以后在生意上便多了一个后台,光是这么一想,他就高兴的差点手舞足蹈起来。

不过美中不足的一点是,这萧家的儿子萧瀛是个不良于行的人。

不过,这萧家其他的优点,已经把他这点瑕疵遮盖住了。

他这大女儿能嫁给那样的人,已经是她上辈子烧香了。

花轿在一阵震天的炮竹声后缓缓的起轿,因为萧瀛腿脚不方便,所以他并未来接花轿。

方楚楚被喜婆扶着上了花轿,在一阵颠簸后,她的人生,开始迎来了崭新的一页。

方楚楚虽然是方家大小姐,但在方家的时候并不自由。

换言之,用一句更贴切的话,来形容她的处境更为合适,那就是:她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她的母亲早逝,花富贵又娶了一房。

她的继母又是个厉害人,嫁到方家后,就给方富贵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

这方富贵有了新欢,不知道是母凭子贵,还是子凭母贵,总之她这大小姐就彻底的沦落成家里的小婢。

从小,她和她的妹妹方雪鸢就不一样。

方雪鸢三岁习字,五岁已经能够熟练背出《百家姓》,十岁能作诗,十三岁已经是名扬江南的才女。

而她方楚楚,等待她的永远都是院子里的干不完的活和继母抽不完的鞭子。

这一次,要不是因为她的生辰八字比较旺,这萧家又怎么可能会选她为媳。

虽然她不想嫁人,但嫁了人就可以离开方家了,所以今天她还是很高兴的。

她对自己未来的丈夫并没有多大的要求,只希望他不打她,不随便骂她,能让她每顿都吃饱饭。

她就会感激他,一辈子都只守着他一个人。

跟在轿子边的喜婆,看到新娘子偷偷掀帘。

喜婆连忙招呼道,“诶呦喂,新娘子,这盖头可是要给你未来的相公揭的,你乖乖坐着,花轿马上就到了。”

方楚楚吐了吐舌头,依依不舍的又望了一眼外面春光灿烂的美景,端正腰板,坐在花轿里。

按照成婚的礼俗,这花轿是需要绕城里的月老庙走一圈的,代表新郎新娘以后生活美美满满。

眼下花轿绕过热闹的集市,往月老庙走去。

方楚楚坐在轿子里,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一气,显然她有些坐不住了。

她心里做了挣扎,想着要不要再掀帘偷看。

可突然的,她一个趔趄,她的身子猛然向前倾,直接撞到轿门上。

而就在此时,轿子外的唢呐声也戛然而止了。

方楚楚摸了摸自己被撞的脑门,伸手要去挑帘,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耳边一道“啊”的呼叫声穿过。

她心里一惊,这声音不是喜婆的吗?

一阵冷风刮来,吹开轿帘,吹的方楚楚睁不开眼睛。

待她好不容易能睁开眼睛了,她的视线范围里,便只剩下了一抹玄色。

花轿前,一个戴着月牙面具的男子,手里执着一把还在滴血的利剑,突然闯进她的视线里。

“你……”她花容失色,目光注视在那利刃上还不断往下滴的鲜血,喉咙似是被卡住了一般,发不出声音来。

那男子倏然抬眼,看向她。

方楚楚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阴冷,那阴冷比她的继母平日里的还要冷上几百倍。

男子嘴角向上翘了翘,他的眸子里,是近乎无色的透亮。

他一步步的向方楚楚所在的花轿走来,巨大的阴影像向方楚楚罩来。

她哆嗦着唇瓣,略带哭腔说道,“求你不要杀我,我要是死了,逢年过节,就没人给我娘亲烧纸钱了。”

男子那近乎无色的瞳孔眨了眨,冷笑道,“我不会杀你,我只是来取一样东西。”

他的声线,很清冽,可却残忍冷酷。

“你说……”方楚楚羸弱的身子,藏在大红的喜袍里簌簌发抖。

男子的嘴角又微微的向上扬了扬,扔下手中的利剑,蓦的直接伸手去撕碎方楚楚身上的衣衫。

方楚楚没有料到他会直接伸手来扯自己的衣服,没有任何的防护。

待她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那男子撕扯开来了。

她藕色的肚兜直接暴露在空气中,隐藏在肚兜下的春色若隐若现。

她连忙双手护住自己胸前的春光。

而那男子嘴角微微扬了扬,冰冷的手指,已经像滑腻腻的蛇一般,缠在她的身上了。

那一瞬间,方楚楚全身忍不住的颤了颤,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袭上心头。

男子开始狂暴的把她拉进自己的身边,没有任何温柔,开始在她的身上攻城掠地……

方楚楚不停的挣扎着,可是她的力量又岂会是这个陌生男人的对手。

“求求你,放过我!”

“求求你,呜呜……放过我。我以后一定铭记你的恩情一辈子的。”

“呜呜……不要……求求你……不要,你别过来……啊!”

方楚楚苦苦的哀求着,晶莹的泪珠挂在羽睫上,像是清晨里的露珠那般湛亮。

只是,她身上的男子却并没有理会她的求饶声……

他粗暴的把她压在自己的身下,没有任何爱抚。

那双近乎无色的瞳孔冷漠的看着她,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在把玩着自己的奴隶。

方楚楚觉得自己的身子被撕扯成两半,她痛的几欲昏聩,全身冷的彻骨,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她所有的哀嚎,都在他猛烈的碰撞攻击时随风消逝。

她睁着氤氲着雾气的眼睛看着身上的男子……

她厉声痛哭出来,为自己这么多年来所受的痛苦。

她都这样了,为什么老天还要在她大婚之日给她开这样的玩笑。

如今,她失了贞,那她就不能嫁进萧家了,不能离开方家了……

花轿外,草长莺飞,一派欣欣向荣。

花轿里,女子的痛哭的声音不断传来。

最后男子从她身上抽身,可她却已经昏迷了过去……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萌妻十八岁

    周兰萍 著 她是落入民间的豪门千金,异国他乡,她邂逅他,他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和他的家人,以及她不曾相识的父亲,赶尽杀绝,她人间蒸发。他恋她成狂,她再造重生,变成另外一个她,拒绝与豪门父亲相认,避开陷阱,手刃豪门仇家,拯救疯狂落魄的他,逃避狂追,还是逃不出他的心 他正在授奖,突然之间,漆黑一片,应急灯之下,她仓皇逃窜—— 当舞台再次点亮,当他张口欲言,顿时间,后台传出一位女子的尖叫声。 他于拥挤之中,鸣响汽笛,她轻如飞燕,掠过他的视线,在他的豪车之上,刻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她辗转于地产
  • 婚宠溺爱

    梧桐引凤来 著 她是单纯、平凡却又善良的女子,却在初入职场时,遭遇潜规,仓皇逃脱,义气沉默,却换来更多伤害。他是身份不凡,骄傲且疏离,不愿借助父辈力量,独自成长。偶然撞见她被欺负,他出手援助。命运之门悄然启动,感情开始交割不清,当人心的复杂,人性的丑陋,人情的冷暖,一一暴露在她面前,她又该何去何从?他不顾一切的守护和倾心的呵护,又能否收获她单纯的美好?繁华散尽,尘埃落定,他们又能否走过彷徨,牵手明天?
  • 盛嫁

    醉时眠 著 神秘的身世,稀有的血型,他娶她是为了传宗接代 豪门破产女顶替知名调香师,她以为终于获得幸福 白莲花太多,绿茶女不少,看似完美的婚姻,岌岌可危 「你只是负责用来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盛世婚,风光嫁 「我以为你要的是我的爱情,原来你要的是我的性命」 【盛嫁——豪门千金的盛世婚嫁】
  • 如骄似妻

    醉时眠 著 本书原名:《惹火烧身》 一次重生,华丽蜕变;岁月沉淀,完美回归。 走投无路的无名小模特,被财大器粗的阔少爷们,玩死在大床上。 离婚失败的神秘设计师,被患有隐疾的变态丈夫,谋杀在浴缸里。 醒来时,她不再是蒙尘的明珠,而是涅槃的凤凰! 剥离豪门与高干光鲜的华美外衣,爱与欲纠缠不休,男人们你争我夺。 本是一场作乐,却不想惹火烧身! 揭开生死谜题,再现爱欲情仇。「我用尽力气绝望地爱着你,只是用着别人的身份」「我爱你,天地可鉴,日月为牢」
  • 锦堂归燕

    风光霁月 著 身为丞相嫡女,襁褓中就被换到市井苦苦求生。 好容易认祖归宗,却陷入绵绵不绝的内宅争斗中。 她想和睦姊妹,孝顺长辈,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极品们一个个都不想让她如愿! 所以她认清现实! 想要过得好,宅斗谋划少不了! 斗白莲,虐绿茶,一手烂牌也能玩逆天。 只是—— “那个奸臣,别以为收买了我的胃,我就会承包你!” 厉害了我的王爷,您这么打的过番邦,害的了忠良,还下得了厨房,家里人知道吗? ———————— 本书聊天群为204279664,欢迎同学们来玩。 ————————
  • 妖孽特工

    天河 著 当异能可以开发和进化,这个世界将不再平静,只可惜这种异能只存在一个身世如谜,如妖孽般的男人身上。高贵冷艳的女特工,奔放热情的女总裁,从小养成的小萝莉……护美女,踩小人,斗邪恶,且看沈飞纵横都市,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