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助攻:不准碰妈咪 9.5分
作者 :云在青霄水在瓶 更新至 第七百零五章 主动辞职
完结

宝宝文

腹黑

豪门总裁

226.2万字 1.0万人气 0.2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我最珍贵的一晚被爸爸和后妈卖掉。 而我拿着交换的筹码,亦是我妈妈遗物离开家中的时候肚子里还带着个球。 为了赚取奶粉钱我做起了黑色交易,却不想七年之后我又遇到了那个恶魔。

第一章 换回母亲的遗物

母亲的葬礼过后,艾喜轩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别墅,准备收拾母亲房间留给自己的遗物。

然,却被父亲阻拦在了门口。

“我是来拿走母亲的遗物的。”艾喜轩并没有抬头,反而低沉着眼神看着地面,以显示对父亲的不屑,而声音也充满了倦意。

正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在母亲过世之后便将养在外的小三和私生女接了过来鸠占鹊巢,将自己扫地出门。

“轩轩,上次跟你提的那件事,你想好了没有?”艾父的表情有些拧巴,毕竟父女一场,若不是婉萍太过强势,倒也不至于闹到这幅天地。

而关于艾父口中提起的事情,艾喜轩紧握着身侧的拳头,隐忍着满腔的愤怒,后母和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刚踏进这个家不到一日的功夫,便给自己安排好了男友。

美名其曰是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着想,实则是要将自己赶出这个居住了十八年的房子,她心如明镜,所以也不准备周旋。

“我说了,拿走遗物我便离开,请你不要阻碍我。”艾喜轩甚至不再呼唤面前这个男人为父亲,硬生生的想要撞开父亲的身体闯进去,却没有成功。

她已经心凉至极,泪眼模糊的望着原本应慈祥得摸着自己脑袋安慰自己的父亲,却被接下来的一句话刺激得浑身血液凝固般。

“轩轩,现在公司的状况你也知道,所以你小妈的意思,是希望你能跟简少建立关系,从而来帮助公司周转,这样你小妈才会把东西物归原主,皆大欢喜怎么样?”

卧室内,艾喜轩甚至能看到母亲的黑白照,她不知母亲若是在天有灵听到这番话会怎样的揪心,忘后不过三日,自己的解乏丈夫竟然听从别的女人,要自己养育十八年的女儿换取资金上的周转!

这,荒谬的像是一个笑话。

而她却被威胁不得不答应这个要求。

“好,我答应你,希望看在我们父女仅存的这点情分上,你能说话算数,这笔交易完成后,我们便断绝关系。”艾喜轩冷哼了两声,像是在嘲笑自己这样轻易的便出卖了自己,更像是在嘲笑这个逼良为娼的世界。

艾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嘴上虽然客套,但是随即一秒也不耽误的便带着艾喜轩来到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小礼服和水晶高跟鞋前,摆放好的,各色的丰富化妆品以及首饰,而身边的佣人更是不由分说的把古奇的罪爱,不断的喷在自己的耳后。

她知,这个被后母迷惑的父亲,要在自己出售之前进行一番精致的包装,这样才卖得上一个好价钱!

经过一番忙碌,刚刚还一身素气的艾喜轩已然打扮成了妖娆的女生,而艾父则在一边的角落暗自牵扯着嘴角。

要知道今天讨好的对象,不仅是本市的首富,更是黑白两道都能翻云覆雨的新起之秀,仅凭他的一句话,不但可以解决公司亏空的问题,更能扶摇直上,所以牺牲一个女儿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更何况,他不止有一个女儿!

一小时后,艾父守候在希尔顿酒店门口,而艾喜轩早已被送进了总统套房,黑暗的房间里她只能凭借外面照进来昏暗的光线才能面前分辨四周的摆设。

她紧紧的拧着衣角,狠咬着下唇,告诫自己要铭记如此耻辱的一天。

“简少,您的玩物已准备好!”

楼下的艾父在见到那辆限定的金色艾斯丁马顿后,俯首哈腰的巴结着面前的男人,虽然年龄比他小了一倍不止,却有一种天生的王者风范,让人在他的面前自然而然的俯首称臣。

“做的很好,你的要求我会满足的。”简源佑的眼神一刻都未定格在艾父的身上,目视着前方,若无物般的丢了一句奖赏。便喜得艾父合不拢了嘴。

简源佑就是这样一个风流却又心理黑暗的男人,他喜欢艾父那种出卖了自己亲生女儿却又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

因为越是如此,便越能增加自己的优越感。

如此,简源佑迈着不缓不急的步子,一点点靠近自己今晚的猎物,他倒是也想看看是怎样的父女,竟然能同气连枝不谋而合的决定出卖自己来换取事业上的光明。

“吱。”黑暗中原本寂静的声音被推门的声音打破。

艾喜轩的手心浸满了汗,慌了神等待着恶魔的审判,她想过临阵脱逃,可为了母亲的遗物终归还是忍了下来,没了家,没了父亲,她不可以再失去母亲留给自己最后的东西。

黑暗中,简源佑只看得出宽大的水床上一抹娇小的影子缩成一团,靠在角落。

心中不禁腹诽这个女人庸俗的手段,甚至有些厌恶她的欲擒故纵,明明出卖了自己换取了公司的注资,跟父亲同流合污却还偏偏要装作这种清纯的模样。

这样想,简源佑有些愤怒,丢掉了外套,猛的扑上了床。

“臭男人你滚开!”

她未经人事,胸腔里的小心脏如同慌张的小鹿一般不停的乱撞。

而她越是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却越被那强有力地臂膀强制在怀中,男人的魔爪肆无忌惮地掠过自己的脖颈。

霸道的热吻铺天盖地的袭来,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所受的侮辱。

“该做的我都做完了,能不能麻烦你挪开你的身体,好重!”

女人的言语很公式化的在跟男人商量。

虽然黑暗中看不清简源佑的表情,却也能想到他脸色铁青,不过男人还是挪了挪身体,迈步向浴室,他素来不愿一身臭汗的入睡,而这也给了艾喜轩逃走的机会。

浴室的水声稀里哗啦的作响,艾喜轩则不同于其他想要爬上简源佑床上的女人,想用尽每一秒来取悦他。

女人捡起地上撕破的衣服,勉强裹在身上,拖着疲惫有些酸痛的身体,蹑手蹑脚的离开酒店,而楼下的父亲却一直等着,直到看见艾喜轩的模样这才放下心来。

看来简少已经享用过这份美食了。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豪门婚宠:兽性老公夜夜撩

    花不离 著 家族破产,未婚夫将她甩掉。 雨雪纷飞的夜里,她遇上了金主厉君沉。 为挽救家族,她舍弃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匍匐在男人脚下。 一夜过后,她带着金主高调炫富,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是…… —— 真相大白那夜,她流下悔恨的眼泪,“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他清冷的看着她,“谋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原来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她离开别墅的那个夜里,她的车冲下悬崖,车毁人亡。 他得知消息后整个人都崩溃,原来爱她竟然是这样疼。
  • 萌妻十八岁

    周兰萍 著 她是落入民间的豪门千金,异国他乡,她邂逅他,他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和他的家人,以及她不曾相识的父亲,赶尽杀绝,她人间蒸发。他恋她成狂,她再造重生,变成另外一个她,拒绝与豪门父亲相认,避开陷阱,手刃豪门仇家,拯救疯狂落魄的他,逃避狂追,还是逃不出他的心 他正在授奖,突然之间,漆黑一片,应急灯之下,她仓皇逃窜—— 当舞台再次点亮,当他张口欲言,顿时间,后台传出一位女子的尖叫声。 他于拥挤之中,鸣响汽笛,她轻如飞燕,掠过他的视线,在他的豪车之上,刻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她辗转于地产
  • 婚宠溺爱

    梧桐引凤来 著 她是单纯、平凡却又善良的女子,却在初入职场时,遭遇潜规,仓皇逃脱,义气沉默,却换来更多伤害。他是身份不凡,骄傲且疏离,不愿借助父辈力量,独自成长。偶然撞见她被欺负,他出手援助。命运之门悄然启动,感情开始交割不清,当人心的复杂,人性的丑陋,人情的冷暖,一一暴露在她面前,她又该何去何从?他不顾一切的守护和倾心的呵护,又能否收获她单纯的美好?繁华散尽,尘埃落定,他们又能否走过彷徨,牵手明天?
  • 盛嫁

    醉时眠 著 神秘的身世,稀有的血型,他娶她是为了传宗接代 豪门破产女顶替知名调香师,她以为终于获得幸福 白莲花太多,绿茶女不少,看似完美的婚姻,岌岌可危 「你只是负责用来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盛世婚,风光嫁 「我以为你要的是我的爱情,原来你要的是我的性命」 【盛嫁——豪门千金的盛世婚嫁】
  • 如骄似妻

    醉时眠 著 本书原名:《惹火烧身》 一次重生,华丽蜕变;岁月沉淀,完美回归。 走投无路的无名小模特,被财大器粗的阔少爷们,玩死在大床上。 离婚失败的神秘设计师,被患有隐疾的变态丈夫,谋杀在浴缸里。 醒来时,她不再是蒙尘的明珠,而是涅槃的凤凰! 剥离豪门与高干光鲜的华美外衣,爱与欲纠缠不休,男人们你争我夺。 本是一场作乐,却不想惹火烧身! 揭开生死谜题,再现爱欲情仇。「我用尽力气绝望地爱着你,只是用着别人的身份」「我爱你,天地可鉴,日月为牢」
  • 锦堂归燕

    风光霁月 著 身为丞相嫡女,襁褓中就被换到市井苦苦求生。 好容易认祖归宗,却陷入绵绵不绝的内宅争斗中。 她想和睦姊妹,孝顺长辈,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极品们一个个都不想让她如愿! 所以她认清现实! 想要过得好,宅斗谋划少不了! 斗白莲,虐绿茶,一手烂牌也能玩逆天。 只是—— “那个奸臣,别以为收买了我的胃,我就会承包你!” 厉害了我的王爷,您这么打的过番邦,害的了忠良,还下得了厨房,家里人知道吗? ———————— 本书聊天群为204279664,欢迎同学们来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