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纪元恋爱学院

第105章 一切如常

慢慢的,他在已经灿烂的阳光中眨了眨眼睛,缓缓回神,下意识地落眸,却在视线垂落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我在海面上的倒影。他微微一惊,探出身子转脸向上看向我,我在他看见我的那一刻,对他灿灿一笑:“在想什么想那么久?难道有哪个小浪蹄子迷住了你的心?”

他笑了起来,笑容在阳光中格外清澈。他的双脚缓缓离开地面,平静的海面荡起了层层波纹,他缓缓漂浮到了我的面前。

我灿灿地笑看他,他深深凝视我片刻,吻上了我的唇。安静的清晨,安静的阳光,安静的……吻……

一切,果然都恢复正常。

我们回到了我的寝室,颜凌也回来了,伦海不甘寂寞地也来我们寝室继续搭他的帐篷。韩和胖哥也来凑热闹,除了晚上回去睡觉,其余时间都在我们寝室插科打诨。

我每天会去实验室跟司夜老师学习,白墨自然也会跟上,别忘了,他可是也修了《基因学》。

我和白墨成了司夜老师这个暑假里唯一的学生。

至于心妍,早已完成了她的学业和毕业论文,她只是没有完成她的毕业实验,所以她不用跟我们一起学习。

而且,她最近都不出她的实验室,在实验室里通宵达旦。毕业实验是学生自主研究的项目,这个项目必须是全新的项目,对学生来说,有很大的难度。

而司夜老师也不是就此彻底换回了男装,他时而男装,时而女装,看来他已经渐渐走出了当年的阴影。

“司夜老师男装真好看!”颜凌偷看了我手机里的照片,激动不已。

白墨在一旁阴着脸,不说话。他在吃醋,但是他现在在我面前已经不敢太过吃醋,可以说,对我私藏司夜老师的照片是敢怒不敢言。

司夜老师算是我手机里第三个男人的照片了。以前我的手机里可是只有白墨和我老爸的照片。我和男生也很少合影,因为我自己也不太喜欢。有男生想与我合影,我都会微笑离开。其实,我心里是高冷地想,你谁啊,我是那种随便跟男生合影的人么?

另一个我不喜欢跟男生合影的原因,是因为我常常看到男生拿着自己与女生合影的照片到处吹牛,说自己泡了多少女生,其实那压根就是一张普通的合影而已。

“把你P掉给我。”颜凌忽然说,我呆滞看她,她依然一脸不客气,“你不会P的话给我,我自己P。”

我无语地看她,她早就老实不客气地拿走我的手机把照片发自己手机上了。

“司夜老师男装的时候还挺像个男人的。”伦海拿着一盆蔬菜色拉坐到了我们身边。

韩和胖哥也连连点头。

韩看着颜凌P照片:“我算是看到司夜老师的男装了,我离世的遗憾清单上终于又少了一条。”

“我以为司夜老师会跟拳霸营长一起过了,没想到他忽然换男装了。”胖哥一脸失望,宛如司夜老师没有和拳霸营长凑成对成了他莫大的遗憾。

“你闭嘴!”颜凌厉喝,“别TM老跟我们女人抢男人。这世道,好看的男人是个有九个是你们星球的,还让不让我们女人活啦?你们要好好想想,如果留给我们的男人尽是些歪瓜裂枣,那我们怎么生出优质美男让你们基?”

胖哥挠挠头:“好像说地也对,行,分你们一半吧,嘿嘿。”胖哥憨憨地笑起来像憨厚的熊猫一样可爱。

“我说灵啊,你是怎么让司夜老师换回男装的?”伦海开始变得好奇,“这暑假可是一半都快过去了,你说到开学的时候,司夜老师还会不会穿男装?”

“一定会的。”颜凌手机上的照片已经把我P了个干净,还换了个二次元风的唯美樱花背景,她恁是把司夜老师P成了乙女游戏里的那种角色属性卡。

我但笑不语,这可是我和司夜老师之间的秘密。

“我去收拾行李。”白墨忽然闷闷说,直接走人。

“哈哈哈——”颜凌坏坏地笑了起来,“你老公要被气跑了。”

我立刻拉住白墨:“你收拾行李干什么?”

白墨面无表情:“黑巢有一批犯人快要刑满,冷琊老师通知我一起去处理一些档案上的事,把这些囚犯当年的案件整理归档。”

我笑了:“还以为你真的被气跑了。”

大家一起看着白墨坏笑。

白墨的脸上立时浮出郁闷的神情。

伦海一边吃他的草一边说:“小白你放心,我问过了,擎天最近忙得很,暂时没有假期。你不在的时候,他没工夫来粘苏灵。”

白墨脸上的神情少许放松。

“每年到暑假,学生就出来作妖了。”韩笑呵呵地说,“之前读书太累,这暑假时犯罪的高峰期。”

“年轻,躁动,还叛逆。”胖哥言简意赅地总结。

“看我修地怎样?!”颜凌兴奋地炫耀她的P图技术。

在大家围观颜凌的司夜老师P图成果时,我陪白墨上楼给他再次收拾行李。

“这一次会去很久。”白墨将衣服塞进他的背包里,“也不要给我发短信,黑巢里面信号屏蔽。”他面无表情地说。

我拿出他的洗漱包:“知道啦~~你又不是第一次离开,我懂,反正我想你的时候就来看你啊。”

他放衣服的手微微一顿,目光微微侧落一旁:“这次……可能不能来看我了……因为黑巢不得随意出入,这次司夜老师也没有特权了,除非你带犯人进来。”

我撅起嘴郁闷了一会儿,坏坏一笑:“那……你是在暗示我去跟擎天做任务,抓个要犯好进黑巢吗?”

立刻,白墨的脸阴了,郁闷地,阴郁地久久盯视我。

我噗嗤笑了:“好了好了,我不会那么做的,我怕你把擎天打死。”

白墨委屈巴巴地看我一会儿,嘴角开始上弯,扬起了乖巧的微笑。他眨眨眼,似是想起什么,伸手在书桌上开始摸索。

我疑惑看他,他在摸什么?难道有什么东西他藏在书桌下面了?这小子趁我不注意什么时候在我这儿藏了宝贝?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