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谍 8.8分
作者 :张安世 更新至 念君
完结

相爱相杀

都市言情

历史纪实

一见钟情

现代言情

同生共死

谍战丽人

家族阴谋

民国

乱世名伶

揪心虐恋

67.4万字 1.0万人气 0.1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本有一世富贵却被人无情的剥夺,取代我的父母却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 片刻富贵转头空。人生第一份真挚的爱情毫无保留的给了彼此,暗箱操作的感情把彼此伤的伤痕累累。 我几乎是无法掩饰自己对于真挚爱情的执着渴望,这一点本性觉得应该尽量掩饰的方面被我用所谓坦率的方式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我不知道这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那种性格中的严格保密的能力正在离我远去。我无法抗拒自己对于爱情的念头,即使我十分清晰地意识到这事毫无可能。 我看惯了世间的圆满,历尽人生处处不公,无所牵挂的时候,在城楼上的一跃,不仅意味

第一章 童年的回忆(一)

1944年6月9日下午

随着拥挤的人流一齐从狭窄的出站口涌出后,文清像一个被遗弃的包裹般立在街上。冬日里冷得出奇,喘息间便就做吞云吐雾,干冷的风吹得人脸皮生疼。

时隔一年,又回到了屏城,阡陌楼阁的格局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心里却隐隐浮动着无物是人非的沧桑感。屏城车站,历经十年战火,早已破旧,年久失修。卫文清平生第三次站在这里,如此认真的考虑自己的前途,抬头望望天,湛蓝的晴空嵌着几丝柔软的云。

正不知要往哪里去,只觉得肩头被轻轻拍了一下,转过身望见一张堆满温暖笑意的清秀面容,“好久不见。”他从文清手中接过牛皮箱子,友善的笑着。他一直是这样温文尔雅的一个人,表面是一派文弱书生的气息,实际上是一个坚毅果敢,活得极潇洒的人。

来的人叫言则鸩,他姓言,名字是他自己取的,意思是出言则毒,鞭辟入里,一针见血,从他身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人如其名”是一个真理。言则鸩生的儒雅,有臆想之美,俊朗的五官中不得不提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目若朗星说的就是这样一双眼睛。

“给我带礼物了吗?”他半开玩笑的随口问道。

文清摘下手套,解开风衣的领口,微笑着回应道:“当然,不就在你车上吗?”

言则鸩略微得意:“我就知道你不会一去不复反,你就不是隐退的人,没这个命。”

文清笑道:“对,人是群居动物离不了同伴。”

车子一路开到军法监狱才停了下来。栅栏旁站的守卫忙不迭的小跑过来,打开车门。言则鸩下了车,忽然凝重起来,难怪,军法处本就是个严肃的地方。

“就是这里,卫设也关在这里,他的后台正四处活动,准备把他送出国。不过,白先生就没这个命了,他会死在这儿。”

牢狱昏暗,头顶上吊着白铁皮罩着的黄色灯泡,几只黑色的甲虫围绕着昏暗的灯泡盘旋撞击,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那个佝偻的背影着实恐怖,像墓地中颤抖的鬼火,诡异而又沧桑。

短短一年的光景,白劲雄,这个经历了军阀混战和抗日战争的壮年男人竟就英雄迟暮,怎能不可悲。白劲雄听见身后响动,便转身来看。

四目相对之时纷纷眉头紧锁,什么仇恨,什么抱负,什么痛苦,什么压抑就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是的,过去的仅仅是一个梦。

“直到今天我才真正意识到,他是我的父亲。”

“是么,不怀好意的推动力,也能算做一种馈赠吗?”言则鸩淡淡的问道。

诧异的望着言则鸩平静如水的目光,文清一时恍惚了,愈发怀疑起自己的人生来。

1926年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豪门盛宠:霸道老公腹黑妻

    虚谷子 著 许小染跟薄锦言的相识,完全是一场意外。 但是两人的纠缠却让千万人目瞪口呆。 都说秀恩爱死得快,但是薄锦言虐起狗来连鬼都怕!
  •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尘北北 著 为了妹妹,她甘愿嫁给传闻中容貌尽毁,性情残暴,还不能人道的男人。   豪门世家,尔虞我诈,她一次次被陷害,却总有一双手护她周全。   步步为营,原以为一年之后能获自由。   期限一到,男人摘下面具,邪魅一笑:“夏怡洋,之前是我,现在是我,以后也是我!”
  • 失忆娇妻:傲娇总裁吃定你

    良人 著 三年前风雨夜,他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将她抛弃,四年的婚姻却只换来一张离婚协议书。 三年后,她失去记忆归来,阴差阳错之下又与他牵扯不清。 男人皱眉,眼里是不加掩饰的厌恶,“宁夕,你又要搞什么把戏。” 她懵懂无知,叫他“穆总”,说着不认识他的话语。 心渐渐沦陷,三年前扑朔迷离的一切终于拉开帷幕,真相被呈现,她曾被他伤害,并且失去过一个孩子。 男人抓住她的手滚烫而又炙热,“宁夕,别走。” 而另一个人则温柔牵过她的手,承诺会保护她一生一世。 谎言背后,一切又该何去何从。
  • 萌宝助攻:不准碰妈咪

    云在青霄水在瓶 著 我最珍贵的一晚被爸爸和后妈卖掉。 而我拿着交换的筹码,亦是我妈妈遗物离开家中的时候肚子里还带着个球。 为了赚取奶粉钱我做起了黑色交易,却不想七年之后我又遇到了那个恶魔。
  • 前夫,请你入局

    唯一的迷蝶 著 【推荐新文《楚少的暖婚旧爱》】 再见时,熟悉的女人,在电视上,讲述她的幸福家庭,某男人砸掉电视,嫉妒成狂。 “颜梦真,我告诉你,你此生都不许离开我。”男人激动吼道。 “先生,我的人生由我做主,除非…….” “说,除非什么?你说的出,我做的到”男人大声质问道。 “先生,麻烦你先尊重人,再问别人问题,这是起码的礼貌。”女人说完之后,甩着长发,快速离开。 男人握紧拳头,他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于是他决定努力一次了! 【爱是最痛的折磨,亦是最疯狂的思念】
  • 楚少的暖婚旧妻

    唯一的迷蝶 著 一觉醒来,被楚市第一人物带回家,硬说是他们是夫妻。 众人都知道,以前的楚夫人不得宠,可如今,却被宠上天。 “楚先生,这是离婚协议书,我受不了你的宠。”夏如沐转身就逃。 “看来宠你还不够。”说完,男人就抓她回房。 楚太太,我要对你,一宠到底。 “楚先生,不好了,夫人 跑了!” 某男人怒了,追回来,往死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