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事人 8.9分
作者 :新浪大V写手 更新至 最后的话-终章(本章免费)
完结

人心

137.2万字 1.0万人气 0.1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我是一名白事人,吃的是白饭,小时候发烧烧坏了右眼,老爹却说是天赐神眼…… 后来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当成了死人下葬! 正所谓:一丈轻纱两世人,入土为安不彷徨。回首勿思情人泪,黄泉引路白事人!

第一章 会动的尸体

我叫李三道,因祖祖辈辈都是吃白活饭的。

所谓白活饭就是专门给人送葬,勘测风水,驱邪破煞……老一辈的人都知道,做这一行都会有报应,泄露天机太多,都活不长,也有报应。

而这报应落在了我的身上。

十岁那年发高烧烧坏了右眼,没有一丝黑瞳,看什么都是灰茫茫的一片。

我老爹却是个大奇葩,见我眼睛这样非但没有伤心,还挺高兴,当晚喝了不少酒,之后就拉着我说胡话,说什么,我天生就是吃他这行饭的,说什么后继有人。

继承什么我不知道,老爹只给我留了一块纯白的八卦吊坠,十五岁那年,老爹出去帮人办白活的时候忽然暴毙,村子里有些长舌妇就说是我们家靠死人吃饭,损阴德,所以我老爹才会死去。

可是我却不这样认为,老爹告诉我,我们这一行是送那些死去的人走最后一段阳间路,让他们安安心心的过奈何,重新开始。

老爹死后,我继承了他的衣钵,唯一的遗憾就是直到老爹死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右眼到底是什么玩意,曾经以为是阴阳眼,可这么多年了,也没发现自己能见着啥东西。

久而久之,我这小李先生的名号也在十里八乡的传开了,有道是先人魂归何所主,李家村中寻小三。

就连城市里的一些土老板都愿意来我们这登门拜访。

有来算命的,有来请我去主持白事的,甚至有人请我去他们公司去上班。

不过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因为自己疑神疑鬼,只有一个人,那是真的遇上事了。

此人名叫王唱,青阳人,三十来岁,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买下了一块地皮,准备建造一个商场,只可在挖地基的时候却挖出了一具青铜棺材,上面雕刻的不是龙凤,而是黑白无常以及十八层地狱的刑罚。

也就从这一天开始,王唱开始倒霉了,一个星期之内三个工人死了,死法都很奇特,统一光着上身,跪在那青铜棺材前,而三个人的背上都有被鞭子抽打的痕迹,根据鉴定,那不是伤痕,就像是胎记与身俱来。

这一下工地停工不说,高额的赔偿费用让王唱有些受不住,警察查不出任何线索,最后给的结论是自杀,这个时候正好王畅有个朋友曾经来请我办过白事,也听过我的名号,就介绍他来找我看看,毕竟这事情看上去相当邪门。

我本不想去管这些事情,可当王畅告诉我同那青铜棺材一起出土的还有一块纯黑色的八卦吊坠之后引起了我的注意,便答应了他。

青铜棺淳,无常雕刻,当我站在这一切面前的时候,右眼竟开始隐隐作痛。

“小李先生,你……没事吧?”

“不碍事。”

我摆摆手,此时已经深夜,偌大的工地没有人际,夜风吹起了沙石,我走到了棺淳的边上,伸手往上一搭,冰冷刺骨。

“棺材有被打开吗?”

王唱摇头否认:“出了人命之后就没有人赶接近这。”

我点头明白:“死的那三个人都跪在什么位置?”

王唱看了看棺材,走到我身边,指出了三个位置。

乍一看并没有看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脱下衣服,将双手抱了起来,想要开棺,可王唱拦住了我:“棺材不能开!”

我疑惑的看着他,他却言欲又止:“棺材绝对不能开……我先带你去看看尸体。”

他怎么知道棺材不能开?他请我来不就是为了解决这棺材?现在怎么变成了看尸体?

心中疑惑,但是我并没有说出来,走的时候多看了一眼那青铜棺材,隐约一阵怪笑回荡在了我的耳边。

尸体其实离我们并不远,在警方检查完后,没有发现异样之后就被送回了这里,等待死者的家人来领。

王唱领着我来到了一间临时搭建起来的棚子,里面只有一个昏暗的灯泡照亮,下面是三块木板,躺着三个人,用白布盖着。

死者为大,不管他生前做了什么事情,是什么身份,死了就需要得到尊重。

站在他们尸体前面,我鞠了三个躬,王唱也学着我做了。

走到他们身边,蹲下身刚想嫌弃白布,一阵阴风吹过,汗毛根根站了起来,盖在我面前那块尸体上的白布自己掀开了一角,正好让人看见那尸体的脸。

根据王唱描述,死的三个人都面露苦色,双眼紧闭,像是受了莫大的折磨,可此时我却发现那尸体双眼大睁,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在笑。

“这……这是怎么回事?”

王唱大惊,我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掀开了白布,将面前的尸体翻了个身,根本没有看见王璨口中说的伤痕,反而有一个像是印在了皮肤里面的奇怪文字。

“小李先生,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王唱深叹一口气继续说道:“其实我本不相信这些东西,再我去找你之前,我想开棺,可这三个人明明已经死了,却统一坐起来,对我说开棺拿命偿,你说尸体怎么可能会说话!现在他们身上的伤痕都不见了,变成这样,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王唱有些激动,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点不用大惊小怪,人虽死去,可是尸体的关节处还没完全僵化,只要稍微动点手脚,尸体都可以动,至于说话,我现在还说不好。”

我看王唱的样子有些不相信我,我伸出手,捏住了尸体腰椎骨下三寸,一发力,整个尸身像是着了魔一样跳坐了起来,吓的王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是自然反应。”

我扭过头看向王畅,可他的脸色铁青,嘴唇不停的哆嗦,伸出手指向了我的身后。

与此同时,我竟感到有人轻轻从我脖子后面吹出一股冷气。

猛一回头,却发现刚刚被我弄坐起来的尸体瞪大眼睛望着我,嘴角上扬,像是再嘲笑。

“它……它自己转过身倒向你。”王唱说道。

我眉头微皱,将尸体平放回木板上后,对王唱说道:“你想要继续这块工程进行下去,需要做两件事。”我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点上:“死者需入土为安,看这情况等不到他们的家人前来,我会为他们办理身后事,第二便是开棺!”

“开棺……开棺我会死!”

我伸夹烟的手对他点了点:“不开棺你肯定会死,你看你现在,双目布满血丝,脸上白里透黑,没有血色,整个人的皮肤显得异常干燥,像是垂死的老人,这一切表明,你的阳气外泄,恐怕和那棺材脱不了干系。”

听这话王唱傻了眼,最后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小李先生,只要你能帮到我,什么条件我随便你开,开棺就开棺!”

“今天晚上给我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开始,时间已经太晚,不适合开棺了。”

王唱也没有多话,带着我回到了自己家中,他一个人住,多我一个也不多,可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到了半夜两点,我忽然听见房间外面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心中一惊,连忙跑出去查看。

可哪里有半点人影,倒是客厅里的灯不知怎么忽明忽暗。

‘碰!’

王唱的房门猛地关上,明明没有风,我想开门,怎么也开不开,任凭我大喊,可里面没人回应我。

忽然间,从屋子里传来了一阵阴森的笑声,与此同时,我的右眼又开始疼痛,比之前那一次还要强烈,像是眼球要裂开。

一手扶着门,一手捂着自己的右眼:“该死。”

忍着疼痛,我拿起一把椅子,什么也不想,朝着那房门砸去,轰轰声不断,可房门的质量太好,根本打不开。

这样下去还指不定里面会出什么事情,我拿起水果刀,从自己的掌心中割出一到口子,将鲜血在门上印成掌状,接着后退两步,猛一发力,对准门上鲜血的那一块便是一脚踹去。

门应声而开,只看见,王唱此时正光着膀子跪在地上,满脸痛苦的样子。

二话不说,大步跳到他的跟前,一把将他从地上拉起来,用自己的鲜血按住了他的人中,接着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给我醒醒!”

“啊!怎么!怎么了!”王畅全身一抖,接着睁开双眼,紧张的抓着我就问。

王唱根本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记得自己好像听见有人在喊自己,接着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然后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满手是血的我。

我深叹一口气,如今的情况让我确定是有人想要用旁门左道的东西来害王唱,就像刚刚打不开门那般,门被阴气给吸住了,人力是打不开的,只有老爹教我的方法用童子血来破,还有王唱刚刚的模样典型的鬼迷心窍,只是为什么会做刚刚那样的动作我便不得而知。

“我……我会不会死?”

“目前还不会。”

王唱没有继续问,而是伸手想要抓自己的后背,与此同时,我的背后也出奇的痒,我和王畅脱下上衣,却发现我们后背的脊梁骨处都出现了许多密密麻麻的小文字,这些小文字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符号。

“阴文。”我深叹一口气,说道:“阴文缠身,七天之内不破解阴文,等它蔓延了我们的全身,到时候我们两都必死无疑!”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巫蛊

    九道泉水 著 我出生在蛊文化盛行之地。这里有各种蛊毒的传言,有人利用蛊虫发财,也有人利用蛊虫杀人。 而师父为了救我,养出天下最毒的三尸蛇蛊…… 养蛊、炼蛊、用蛊!本文将呈现最神秘的蛊术崇拜,最诡谲的下蛊手法,不容错过。
  • 越境鬼医

    天子 著 越:超越,越过; 境:境界,环境; 鬼:奇诡,死人; 医:医人,自医。 ...... 一个博学多才,精通形意拳的年轻医生。 一段徘徊于生死之间,亡命天涯的离奇经历。 一个充斥着复仇与抗争,贯彻真正男人信念与正义的现代都市传奇。 一个都市版的枭雄崛起记!
  • 与尸同枕

    夜星耀 著 结婚当日,未婚妻竟要我爸卖肾,给她买三金……
  • 女鬼哪里跑

    谈笑书 著 什么?有高手! 我老婆剑术通神,你上。 哦,有男鬼。 我老婆鬼术无边,你、你、你,上。 呵,有女鬼? 这个,且让贫道先看看脸。 嗯, 女鬼哪里跑! …… 本文写的是,一个萌贱小道士的搞笑情事。 本来只想用十分轻松,写出七分香腻,再加三分羞涩。却不禁,带出了许多灵异诡奇、世间百态,更扯出了一些,江湖血雨、家国天下。 哎,残念! ---------------------------------------------------------------- PS:本人微信订阅号:谈笑
  • 绝境求生

    黑雪 著 一次偶尔的机会,班级群里接收到死亡游戏。 同学的死亡,让大家察觉到,这并不是一场恶作剧。 周末任务的到来,更让大家感觉到一片黑暗。 在死亡游戏的历练之中,不起眼的徐凡渐渐变得强大,他的世界,也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 黄河鬼棺

    枉凝眉 著 一口水中浮棺,一个发财梦,打破了偏僻小山村的平静,在一个个离奇诡异事件中,揭露了比鬼还阴毒可怕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