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的复仇 8.8分
作者 :逢砂 更新至 第一百四十九章:冥冥之中注定的(大结局)
完结

复仇

宅斗

纯情

43.4万字 1.0万人气 0.1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她是名存实亡的左相府嫡女,他是万人景仰的穆亲王,是亦是她的命数,是她甘之如饴的情劫。 可她背负杀母之恨,替罪之仇,她这一生注定不能好过。

第一章:恩断情绝

冰冷的剑穿透司宇宗的胸膛,鲜红的血滴落在地,绽放成一朵朵狰狞的花。他扬起嘴角笑了起来:“最毒妇人心,独孤羽,如今你我两不相欠了吧。”

最毒妇人心,两不相欠,他的话宛若锐利的刀刃一刀刀地剜着她千疮百孔的心。独孤羽将鞘内的长剑剑拔出,森森的寒光划过她毫无波澜的双眸,她轻启红唇冷声道:“司宇宗,今日你我夫妻恩断情绝,生死不复相见。”说罢转身牵起司慕语的手,一滴泪悄无声息地从她的脸庞滑落,砸到司慕语的脸上,烧得她心疼。“慕语,跟娘走。”

“站住!”凌厉的声音落下,转眼间数十个侍卫即刻挡住了她们的去路。司宇宗站起身肃穆地看着独孤羽:“独孤剑庄大小姐这是要将我儿带去哪。”

闻此独孤羽如梦初醒般,凄凄地扬起唇笑自己的痴傻,大小姐,大小姐。我堂堂独孤剑庄的大小姐甘心洗手做羹汤,不问世事,可笑才不过十年他便变了心。如若不是方才于心不忍,何苦留他一命为难自己。

“司宇宗,当年我有言在先,若你负我,我便会取了你的命。方才我已剑下留情,如今你竟连慕语也要与我争抢。”独孤羽将手扬起,数十名身着蓝袍的人从天而降,手起刀落间司宇宗的人悉数被斩于剑下。

司宇宗眼底划过一抹惊愕之情,独孤羽快步上前将长剑对上他的眉心,狠绝地说道:“别逼我。”只要她稍移,司宇宗命休矣。

素来胆小怯懦的司宇宗此时竟未有半分怯色,眸色反愈发深沉。独孤羽突感不妙,将司慕语推到身后厉声道:“定光,速带小姐走。”

“一个都走别想走。”凌厉的声音刚落,魏长宁已命数百卫兵将丞相府围得水泄不通。只见她径直上前扶住司宇宗柔声道:“夫君你没事吧。”司宇宗将手搭在她手背上摇摇头,“无碍,公主未出月子怎可出来,回去吧。”

独孤羽看着这对奸同鬼蜮,行若狐鼠的二人勾起一抹冷笑,好一幅举案齐眉,琴瑟和谐的场景,倒显得她独孤羽是万恶不赦的罪人了。这长宁公主刚嫁入相府不足半年,便产下一足月女婴,其中蹊跷莫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如今又添一子,想她独孤羽竟与她人共事一夫长达三年,可笑可叹。

魏长宁头也不抬地说:“姐姐将慕语留下,你们一行自可安然离去。日后,妾身自会好好照顾她,姐姐无需忧心。”

独孤羽却迅速挥剑斩杀了拦在她身前的数名卫兵,双眸染上嗜血的颜色,怒道:“我独孤羽的女儿,我自己会照顾,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手。”

魏长宁心下一惊,莫不是这疯婆娘要拼个鱼死网破,好在她已留有后手。今日,独孤羽休想活着踏出相府。

此时司慕语已将墙外的埋伏悉数看入眼中,拉着独孤羽衣角说:“娘亲你跟定光叔叔他们走吧,那个虚伪的女人已经布了陷阱。”

众人纷纷惊讶不已,这话竟是从一六岁女童口中说出。司宇宗倒得意地暗笑,他这女儿素来聪慧,留在相府,他日说不定会有用处。

闻言独孤羽忙环顾四周,方知人为刀俎,自己已是案板上的肉。仍坚定地抚着她的头说:“慕语不怕,娘亲一定会带你走的,外公和舅舅都在家等着慕语呢!”

话刚落下,"“咻咻”的风声划破天际,剑庄的弟子应声倒下。四周无数的箭如倾盆大雨般朝着她们射来,顷刻间数十弟子只剩数人。这些人都是当年出嫁便追随她至今,如今却因她白白送了命。未来得及伤情,独孤羽手臂便被划过的箭刺中手臂,血流如注。

看到独孤羽手臂冒出了涓涓的鲜血,司慕语泪眼婆娑地朝司宇宗跪下,重重地磕头说道。“父亲,女儿不愿随娘亲回剑庄,请父亲让娘亲一行回去即可。”

“慕语起来。”独孤羽厉声呵斥着地上的司慕语,司慕语却置若罔闻,仍一动不动地跪着。手臂疼入脊髓的箭伤告诉了独孤羽这箭涂了剧毒,她即刻封住心脉的穴位。

独孤羽毫无痕迹地做完那些后,掩住脸下的情绪,半跪着擦掉司慕语脸上的泪:“慕语不许哭,你记住,自今日起,你没有父亲,你是独孤剑庄的孙小姐。日后,旦夕祸福你都要一己承担,你能倚靠的只有你自己。”独孤羽的一字一句都如烙印一般烙在她年幼懵懂的心里,她即刻止住了抽噎声,定定地看着眼前一抹红衣的人。

独孤羽嘴角噙着冷笑看着魏长宁道:“司宇宗,记住你的承诺,这丞相夫人的位置即使我独孤羽不要了,也休要给她人。司慕语是你唯一的嫡女,旁的都是妾生的庶子。”

魏长宁闻言气得直蹬脚,捏着嗓子道:“夫君,我不依,我堂堂魏国公主给你做妾本就降低我的身份。今日你不愿毁她独孤羽的诺,便毁对我魏长宁许的诺吗?”司宇宗只拍拍她的手摇摇头,示意她莫要闹。这是他独孤羽同意他纳魏长宁入府的条件,他已经当着全上阳城权贵的面允了独孤羽的承诺,若是轻易毁诺日后如何让人信服他。

司宇宗无奈,只得示意卫兵退下“你走罢,我答应你的,自然不会食言。日后,你我一别两宽。”

听闻此话后,独孤羽笑得越发美艳,一袭红衣,像那天边的红霞一般耀眼。司宇宗看呆了,他从未见过这般模样的独孤羽,凄美又狠绝。

“慕语记住!记住!今日的种种。”独孤羽说完这话后径直地便往外走,司慕语只跪下道:“女儿恭送母亲。”独孤羽顿住片刻后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司慕语只眼都不眨地凝视着母亲远去的身影,直到消逝在她的视线内。

转而咬着牙看着司宇宗和魏长宁:“慕语,谢丞相和公主恩典。”终于除去心头大患,魏长宁心中的得意全数写在脸上,她脸上的得意也狠狠地灼伤了司慕语的眼。

走出相府后不过百步,独孤羽终于撑不住倒了下来,好厉害的毒。当她再次醒来时已躺在独孤剑庄她自己的房中,四位大哥见到小妹醒来欣喜若狂地前去查看。

“咳!”独孤老庄主站起身沉声道:“都是而立之年孩子满地跑的人了,怎的忘了礼数。”四双脚只得在独孤羽的床前止步。

独孤羽自从嫁与司宇宗后便鲜少见到家人,未曾想再见竟是她如此狼狈的情景。欲起身时,大嫂扶住了她的身子:“小妹不可,你只管躺着罢。”独孤羽一直强忍着的情绪顿时倾泻而出;“父亲,女儿不孝,女儿丢了剑庄的脸面,也未能将慕语带回剑庄。”

独孤老庄主脸色愈沉,这司宇宗当年不过一六品小官,我独孤剑庄是天下第一剑庄,求娶羽儿时自己是万般不情愿的。如今被权势蒙了心,竟这般对语儿,便是明着与独孤剑庄过不去。厉声道:“咳咳,自今日起独孤剑庄与司宇宗一门势不两立。至于慕语,眼下只能委屈她在那处呆着了,为父自会派人护着。”只字不提独孤羽的伤情。

“父亲,女儿的毒可是无药可解了。”独孤羽自知时日不多了,仍是要揭起老庄主的伤口。她是独孤剑庄唯一的女儿,独孤一门向来疼她如命,若不是她瞒着家里与司宇宗的事,又怎会是今天这个局面。

独孤剑庄现任庄主独孤衍忙上前安抚道:“小妹,大哥已寻到了解决之法,不日便可痊愈,切勿过度忧心。”众人皆点头称是。

独孤羽心中已有了答案,未曾想,当年的情动竟是她渡不过的劫。只是,可怜了慕语,她才六岁便要遭此大祸。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豪门婚宠:兽性老公夜夜撩

    花不离 著 家族破产,未婚夫将她甩掉。 雨雪纷飞的夜里,她遇上了金主厉君沉。 为挽救家族,她舍弃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匍匐在男人脚下。 一夜过后,她带着金主高调炫富,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是…… —— 真相大白那夜,她流下悔恨的眼泪,“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他清冷的看着她,“谋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原来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她离开别墅的那个夜里,她的车冲下悬崖,车毁人亡。 他得知消息后整个人都崩溃,原来爱她竟然是这样疼。
  • 极品狂医

    玉面浮屠 著 高手下山来,一心做个逍遥翁。 却不想因为一个极品美女,卷入是非漩涡之中。 美女在侧,江山在前。他要嬉笑怒骂,红尘随心! 龙游都市,傲世无双!他要搅动风云,叱咤天下!
  • 艳客劫

    小鱼大心 著 有一种女子,她叫胡颜,她是女祭司,无论她一举一动一嗤一笑,都格外招人恨。偏偏,她又嘴贱心狠手段了得。一路行来,各路美男子心心念念的都是她,唔,承认吧,是想着如何虐死她!胡颜却觉得,这世上,想让她死的人千千万万,区区几位美男子又算得了什么?人活在世,没几个人恨自己恨得咬牙切齿,活得岂非太没有存在感? 美男子们发现,女祭司很猥琐很强大,却有一个致命弱点——女祭司以身侍神,若想除之而后快,必须破了她的处子身!只是,这事儿不好群起而攻之吧?
  • 锦堂归燕

    风光霁月 著 身为丞相嫡女,襁褓中就被换到市井苦苦求生。 好容易认祖归宗,却陷入绵绵不绝的内宅争斗中。 她想和睦姊妹,孝顺长辈,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极品们一个个都不想让她如愿! 所以她认清现实! 想要过得好,宅斗谋划少不了! 斗白莲,虐绿茶,一手烂牌也能玩逆天。 只是—— “那个奸臣,别以为收买了我的胃,我就会承包你!” 厉害了我的王爷,您这么打的过番邦,害的了忠良,还下得了厨房,家里人知道吗? ———————— 本书聊天群为204279664,欢迎同学们来玩。 ————————
  • 重生之暮雨归来

    代暮雨 著 大好芳华,尚书大人的嫡女,没想到,被设计跌入山崖而亡,来自现代的代暮雨不幸被自己制作的毒药毒死了,于是阴差阳错的穿到了代暮雨身上,得知父母在这个世界的消息,从此开启了在这异世的寻亲和逗比生涯,穿越的比别人慢半拍就算了,还遇到了个喜欢跟自己作对的世子,代暮雨一脸懵逼,算了,只要不阻碍自己的逍遥生活,避开就是了。
  • 美男榜

    小鱼大心 著 隐世唐门出了两个败类。一是俊美无双的路痴门主唐不休,二是他的女徒弟唐佳人,蔫坏到罄竹难书! 隐世唐门里老弱病残排成行,长老们让唐佳人出山,去寻优秀男子生下宝宝振兴唐门。临行前,塞给佳人一本有关不可描述之事的书籍,不想,书被唐不休调包,送出的是《残菊手》。从此后,江湖中多少人虎躯一震,菊花一紧呐。 佳人出山后,经历了各种奇葩之事,成为了最优秀的伪装者。 为了写出《美男榜》,她一一拜访各色美男子,发现了另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 某喜穿女装,某不长毛,某和某的暧昧关系,某的真实身份,某想要摩莲圣果的真实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