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鬼事三十年 9.3分
作者 :方生 更新至 第四百四十八章【等待】大结局
完结

灵异

阴阳先生

鬼故事

100.5万字 1.0万人气 0.2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四十年前,老爷子夜探鬼山,与鬼谈判!换来东山村四十年太平。 四十年后,一座孤坟,却闹得东山村鸡犬不宁。 一桩四十年前的惨案,竟搭上近百条无辜性命! 一切到底因何而起?尸体白发变黑,夜半红衣女鬼,到底又在指引着什么?

第一章【寿衣】

我家,住在东北的一个小县城,但小的时候,是在爷爷家长大的。

不过,自从到县城上学以后,我就很少再回村子了。

后来长大了,本想着大展拳脚的我,却到处碰壁。

心灰意冷的我,最终还是回到了这个生我养我的小山村。

原本,我以为自己这一生,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度过了。

可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打乱了我原本平静的生活……

那天中午,我和爷爷忙完农活回家,才准备走,就见到慌慌张张来找爷爷的李大牛。

这小子一看见我爷爷,就叫老爷子赶紧跟他走,说是村西头的老刘头儿去世了。

按理说,村里有老人去世了,应该是他儿子来才对,这李大牛来算怎么回事儿。

虽然觉着有些不对劲,但爷爷还是跟着去了。

毕竟,这十里八村儿,就爷爷这么一个阴阳先生。

而且这么多年下来,从来都没出过岔子。

再加上爷爷为人和善,村子里但凡谁家里有个红白喜事儿,都来找爷爷。

我在一旁听的心痒,见爷爷跟大牛哥走了,连忙也跟了上去。

从小到大二十多年,我还从没见过死人呢,一来,这事儿让人觉得晦气,二来,我爷爷也不让我插手。

说我和别人不一样,这眼睛天生就容易看见不干净的东西。

本来,我都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了,可谁知,爷爷见我跟上来,只是沉思里片刻,跟我说了句,到时候别添乱,别多嘴,就任由我跟着了。

得到同意的我,哪里敢说个不字,连忙是点头答应。

然后紧跟着爷爷和大牛哥,向着村西头走去。

东山村不大,从头到尾也没多远。

我和爷爷还有大牛哥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已经来到了村西头老刘头儿家。

还没进屋,我就闻到一股子恶臭混合着烧纸味儿传了出来,呛得我直捂鼻子,可心里却有些疑惑。

按理说,一个人刚死,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味儿?

爷爷显然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但却没有说话,而是从腰里抽出了烟袋锅子,倒上烟草按了按,这才点着抽了起来。

一边儿抽着烟,爷爷一边儿面色凝重的问着身旁的大牛:“这怎么回事儿?”

大牛听到爷爷问话,连忙道:“老爷子,我们也不知道啊,刘老大说,今早上刚吃完饭,这老刘头儿穿着一身的新衣裳就出门儿了,到中午才回来,然后一回来就睡觉。

这刘老大当时也没多想,就寻思他爹可能是累了,就让媳妇做饭去,等饭好了,再叫他爹吃饭。

可这饭才下锅,刘老大就闻着这屋子里传出来一股臭味儿,他就寻思进屋瞧瞧,这一看,发现这老刘头儿竟然已经咽气儿了,而且,您猜怎么着?”

说到这儿,大牛还卖了个关子,但爷爷根本不买账。

悻悻的大牛哥只好继续说道:“这刘老大见他爹死了,还没等伤心,就看到他爹今天穿的,哪里是什么新衣裳!这明明是他为老爷子提前准备好的寿衣啊!”

听到这儿,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事儿,也太特么邪乎了吧!

爷爷听罢,原本就紧皱的眉头,不禁是皱的更紧了。

那烟袋锅子让爷爷抽的,直冒白烟儿。

许久,爷爷才吐出句话来:“走,先去看看这老刘头儿再说!”

说完,便带头儿进了屋子。

老刘头儿的尸体,就在屋里放着,身子被白布遮住了,刘老大和他的媳妇翠英在一旁泣不成声。

几个平日里关系好的村民,在一旁安慰着。

见爷爷来,刘老大夫妻连忙起身要迎,却被爷爷伸手阻止。

来到老刘头儿的尸体前,爷爷直接是掀开了白布,一看之下,竟然脸色大变!

见到爷爷脸色大变,好奇的我,也不禁伸头看去。

在我的印象里,这老刘头一直都是满头白发的小老头儿,和爷爷一样,不管见了谁,都是笑呵呵的。

可现在,老刘头竟然是满头的黑发!

他那原本迷成条缝的眼睛,此刻却瞪的滚圆!!一双眼死死的盯着天棚,好像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脸上竟然充满了恐惧!

我终于知道,爷爷为什么会脸色大变,别说是他,就连我都感觉汗毛直立,头皮一阵的发麻!

在死前,刘老爷子到底看到了什么,竟然把一个老人,吓成了这个模样?!

爷爷缓缓放下了白布,转过头,面色凝重的看着刘老大:“大胆儿,你知不知道,你爹这两天到底都去过什么地方?”

刘大胆儿,是村里人给刘老大起的外号,意思就是说,这人胆子特别大,据我爷爷给我讲,这刘老大年轻的时候,那可是半夜敢在坟圈子睡觉的主儿,就因为这个,当时的村里人就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外号,到后来,叫的时间长了,大家也就叫习惯了。

刘老大听到爷爷问话,连忙是站起身面带恭敬道:“老爷子,我也不知道啊!今天我爹也不知道咋了,说啥也要出去溜达溜达,拦都拦不住。我就寻思着,咱村里也没个车啥的,他愿出去,那就出去溜达溜达,散散心也挺好。可谁知到……”

说没说完,刘老大的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爷爷叹了口气,磕掉了烟袋锅子里的烟灰,又倒了些新的烟草点燃,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虽然爷爷的这个动作,很平常,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可我却发现,爷爷刚才这么一磕,那烟灰竟然都落在了老刘头儿的头底下!

看到这儿,我不禁一愣,寻思了半天,我总觉得爷爷这个举动,很不寻常。

而爷爷,似乎是发现了我在看着地上的烟灰,他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要知道,我可是跟着爷爷长大的,或许,在别人的眼里,爷爷咳嗽的这一声,并没有什么,但我却知道,这是爷爷在告诉我,别出声。

尽管有满肚子的疑问,但我也知道,现在可不是问的时候!

爷爷继续和刘老大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内容大概就是对于刘老爷子的丧礼,该怎么安排,要准备什么。

不过基本上都是爷爷在说,而刘老大则是拿着个小本子,一点点儿的记着,不时的,还会问问爷爷,生怕漏掉了什么。

很显然,他也知道刘老爷子的死,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等爷爷说完以后,刘老大这才欲言又止道:“那个……老爷子,您看今晚……”

刘老大话没说完,但那意思明显是希望爷爷能留下来。

爷爷明白刘老大的意思,随即点了点头:“这你爹死的蹊跷,我也有点儿不放心啊,这样,我带我大孙子回家吃个饭,晚上再过来。”

说完,便和在场的村民打了声招呼,带着我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只有我和爷爷还有大牛哥。

大牛哥不是外人,所以,我直接便开口问起爷爷:“爷爷,您往刘老爷子头前磕的那一点儿烟灰儿,到底是啥意思啊?”

爷爷听到以后,不禁是大笑着摸了摸我的头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会问这个。”

这个时候,一旁的大牛哥不禁是憨笑着挠了挠头:“咋地,生子,老爷子磕那一下烟灰还有啥说道儿不成?”

爷爷笑眯眯的看了我俩一眼,这才缓缓开口道:“哪来那么多说道儿,这老刘头死的蹊跷,我怀疑啊,很可能是被什么阴灵附了体,或者是被什么东西夺了魂儿。不过,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这东西今晚肯定还会再来,到时候我们看那烟灰,就能知道这东西来是没来。”

听完这话,我更疑惑了,连忙追问:“这是为啥?按理说,那东西不是看不着吗?”

爷爷听了我的话,再次解释道:“看是看不见,但并不代表不存在,但凡他们走过的地方,那都是有迹可循的,正所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这烟灰是燃烧后留下的,阴阳互生,火属阳,烟灰就属阴,而那些东西,本就是阴物,所以,只要他们踩到那烟灰上面,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那您咋就敢保证他们一定会踩?”

爷爷听了我的话,却只是笑了笑,没在说话。

回家以后,奶奶早已经做好了饭菜,奶奶见我们回来,连忙招呼我们洗手吃饭。

大牛哥一点儿也不客气,一口气就吃了大半锅的米饭。

奶奶见了以后,不但不嫌弃,还一个劲儿的夸大牛哥能吃,身体也好,让我多学着点儿。

酒足饭饱后,我看着天气还早,便和爷爷在院子里下起了象棋,大牛哥在一旁看着。

开始的时候,我们下的还很高兴,可下了一会儿后,爷爷却半天没有动棋子儿。

抬头看了看爷爷,却发现,爷爷正面色凝重的看着头顶。

我心中不禁疑惑,可当我顺着爷爷的目光看去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天色,竟然已经阴沉了下来!

那厚重的阴云,仿佛伸手就能碰到一样,阴沉的可怕!

“这天,咋说阴就阴了啊?”看着阴沉的天空,我不禁发起了牢骚。

可就在这个时候,爷爷竟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下子,麻烦大了啊!走!赶紧去老刘头他家!”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巫蛊

    九道泉水 著 我出生在蛊文化盛行之地。这里有各种蛊毒的传言,有人利用蛊虫发财,也有人利用蛊虫杀人。 而师父为了救我,养出天下最毒的三尸蛇蛊…… 养蛊、炼蛊、用蛊!本文将呈现最神秘的蛊术崇拜,最诡谲的下蛊手法,不容错过。
  • 与尸同枕

    夜星耀 著 结婚当日,未婚妻竟要我爸卖肾,给她买三金……
  • 天下至尊

    踏月追风 著 古往今来,无数人成仙成佛,却为何只留下无尽传说,从不见这些人再现人间呢?苍茫天际之上,真有一处永生天界? 少年重生,发现体内重重封印,危机、仇恨迫使,他不断变强,解开封印。入神界,傲九天,斩诸神,成就至尊神位,与天地同存。
  • 黄河鬼棺

    枉凝眉 著 一口水中浮棺,一个发财梦,打破了偏僻小山村的平静,在一个个离奇诡异事件中,揭露了比鬼还阴毒可怕的人性……
  • 纹身

    九鸽 著 摆一摆给女明星纹身的经历!
  • 死亡外卖

    断字威尼斯 著 点外卖的时候千万不能贪便宜! 因为点了一份不干净的外卖,诡异的事件就不断发生,同事们开始一个个死亡。 有些外卖吃了要钱,有些外卖吃了要命。 —————————————————— 另有百万字完本老书《地狱公司》可供读者大大们观瞧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