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证:鬼美人杀人事件 9分
作者 :阮笙绿 更新至 119.新生
完结
30.7万字 1.0万人气 0.1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无广告免费看小说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一起万蚁噬尸案轰动全市,辛宠的恩师周玲玲成为重大嫌疑人,为了洗脱恩师的嫌疑,辛宠不惜拉下脸皮,寻求赫赫有名的昆虫学家叶时朝的帮助。叶时朝对这起奇特的案件十分感兴趣,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很快洗脱了辛宠恩师的嫌疑。 答谢宴上,周玲玲认出叶时朝是十五年前车祸丧生的老友的儿子,从而牵出隐藏了十五年的旧案,那起骇人听闻的鬼美人凤蝶杀人案。 叶时朝的父母都因这起案件而死,为了寻找真相,叶时朝决定不再退缩,与辛宠互相扶持着走在案件铺就的真相之路上。 人体蚁巢,跳崖的腐尸……一个个扑所迷离的案件接踵而来……

1. 看守所

恶魔往往只是凡人并且毫不起眼,他们跟我们同床,与我们同桌用餐。

——w.h奥顿(英国诗人)

辛宠在看守所的会见室门外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等到会见时间,秦松给她打了个手势,她低下头,推了推眼镜,跟着秦松走进会见室。

会见室里的民警查看了秦松的证件,轮到辛宠,那位年轻的民警警惕地问:“秦律师,换了新助理?”

秦松将自己的律师资格证收回去,镇定自若道:“新来的见习律师,带她来历练历练。“

秦松是本市著名的刑事律师,看守所的常客,民警对他十分熟悉,也就没再细问,对里面点点头,放他们进去,转身关上了门。

身后的门关上,辛宠才大大松了一口气,拍了拍秦松的肩,不施粉黛的俏丽面孔上,浮现出一抹感激地笑来,“老秦,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辛大状的情可金贵,我得好好利用。”秦松笑着,指了指身前的栅栏门,“人快来了,你有话快点问。”

辛宠点点头,心却在狂跳,看守所的墙壁上的挂钟在滴答作响,每一声都像是在提醒她要保持理智,她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会见室并不大,顶多七八个平米,一道栅栏门拦在中间,两边摆着椅子,椅子两端,一边是嫌疑人,一边是刑事律师,这便是见到重大案件嫌疑人唯一的途径。

栅栏门另一边的铁门打开了,一个民警带着一个身穿看守所背心的女人走了进来。女人也许并没有那么老,只是一脸灰败憔悴,佝偻着腰,看起来竟像是风烛残年的老妇人。

看见那个女人,辛宠百感交集,鼻头发酸,热泪在眼眶打转,喉咙里更是像灌进了铅一般,涩得发疼,等民警离开关上门,她忍不住扑到了栅栏门前,喊了一声:“周老师,你还好吗?”

女人抬头看到辛宠,灰暗的双眼中似乎有了一抹光亮,强提起一口气,想说什么,却先落下泪来。

“我没有杀人。”女人的眼泪连珠串般往下滚,“辛宠,你不该来这里,但你来了,是不是表示,你相信我没有杀人?”

辛宠握紧拳头,此时心中如刀在割。

辛宠是个经验丰富的刑事律师,眼前的女人是她在法学院时的恩师,她岂会不知道,她与周玲玲是师徒关系,理应避嫌,是不可以来看守所会见的。但是她一意孤行,甚至不惜拜托对她有些意思的秦松带她进来,也要当面问一问周玲玲,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起“万蚁噬尸案”实在骇人听闻,即便是警方故意封锁了消息,作为刑事律师的辛宠还是知道了一些细节。

据说案发地是在一个偏僻的公园里,晨练的老人带着狗出来跑步,发现了一具被成千上万的红火蚁疯狂噬咬的尸体。老人被吓得当场昏了过去,是老人的狗见主人昏倒,跑出公园,拼命吠叫,并咬住路人的裤脚往公园里拖,路人被拖进公园,看到这一幕吓得踢开狗往外狂奔,幸好跑之前没忘记拨打报警电话。

这起案子被报道出来也只是只言片语,身为刑事律师,又出于兴趣拥有犯罪心理学位的辛宠,还曾经在办公室里跟助理就这起案子侃侃而谈过,引用多位心理学专家的论文,推断案件嫌疑人必定是初次犯案的反社会人格。

抛尸地选得僻静,说明此人没有信心,所以推断是初次犯案,而万蚁噬尸不像是巧合,必定是精心安排,一般人没有那么冷静的心理素质。而大多数女人都不太喜欢虫子,推断嫌疑人为年轻男性。

然而几天之后,抓捕的嫌疑人,却实实在在打了她的脸。

被抓的人是年过半百的女人,大学教授,且就是辛宠的恩师,周玲玲。

辛宠得知这个消息,简直如五雷轰顶,于公于私都坚决不相信这个结果,数次跑去警局询问,最后被她亲哥,重案组组长辛格给赶了出来。

辛格忙了几天,人很暴躁,说起话来毫不留情情面,“有目击证人,在现场找到了周玲玲的dna,而且她本人也承认了。你说,到底哪里有问题?”

“她承认了?”辛宠匪夷所思,“她怎么可能承认了?她是个看见蜘蛛都会跳老高的胆小女人,怎么能操纵万蚁噬尸?”

周玲玲是她《法律思想史》的教授,是个十分优雅娴静的女人,在学校的时候,辛宠就像个男孩子,一天到晚风风火火,周玲玲总是对她说:“辛宠啊,你这样男生都会被你吓跑的。”

辛宠无所谓地撇嘴,“吓跑了有什么关系?能被我吓跑说明他们根本配不上我。”

周玲玲摇头,低头练她的书法。周玲玲书法极好,临摹起颜真卿的《礼乐集》能够以假乱真,闲下来就教学生们练字,辛宠就是她的徒弟之一,当初初进律师行,就是靠着一手好字得到了第一个案子,一炮而红,想来都是周玲玲不辞辛劳,谆谆教诲的功劳。

辛宠想着周玲玲的种种,心中越发着急,又说:“我可以用人格保证,周老师绝对不会杀人。”

“你跟我说这些没用,我要证据!证据!”辛格暴躁起来,将她往外推,“这事儿你别掺合了,你们关系不一般,掺合了只会让事情更复杂。”

辛宠再想说什么,人已经被推了出去,重案组的大门在自己面前重重关上,那声巨响如同大锤毫不留情,敲在她的心上。

不得已之下,辛宠只好拜托秦松,假扮她的见习律师,来见周玲玲,只是想亲耳听听她怎么说的。

辛宠隔着栅栏伸出手,握住周玲玲的手,手心中的手粗糙干涩,完全不似记忆中的细腻,她又是一阵难过,忍了一下,才问:“老师,你别急,慢慢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玲玲紧紧抓住辛宠的手,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哽咽着:

“我老公在外面有个女人,养了十几年了,我一直都知道。但是我不能生,总觉得对不起他,就想着能有人给他生个儿子也好,只要他不跟我离婚。十几年了,我忍了十几年,都到了这把年纪,他突然要跟我离婚,说要给外面的儿子一个完整的家,我当时就疯了,跟他撕扯了一番,就跑出家门。”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十月十六,我生日。我跑出家门,就去酒吧喝了点酒,越喝越难受,又把随身带的降血压药吃了,吃完之后我就昏昏沉沉的,之后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完全不记得了……可我不是个坏人,我连杀鸡都不敢,没意识了也不会杀人。辛宠,他们说,有目击证人,怎么会有目击证人?”

说到了这里,周玲玲的眼泪滴到了辛宠的手上,“我没跟人结仇,他们为什么要陷害我?人怎么能坏到这个地步?”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豪门婚宠:兽性老公夜夜撩

    花不离 著 家族破产,未婚夫将她甩掉。 雨雪纷飞的夜里,她遇上了金主厉君沉。 为挽救家族,她舍弃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匍匐在男人脚下。 一夜过后,她带着金主高调炫富,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是…… —— 真相大白那夜,她流下悔恨的眼泪,“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他清冷的看着她,“谋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原来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她离开别墅的那个夜里,她的车冲下悬崖,车毁人亡。 他得知消息后整个人都崩溃,原来爱她竟然是这样疼。
  • 萌妻十八岁

    周兰萍 著 她是落入民间的豪门千金,异国他乡,她邂逅他,他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和他的家人,以及她不曾相识的父亲,赶尽杀绝,她人间蒸发。他恋她成狂,她再造重生,变成另外一个她,拒绝与豪门父亲相认,避开陷阱,手刃豪门仇家,拯救疯狂落魄的他,逃避狂追,还是逃不出他的心 他正在授奖,突然之间,漆黑一片,应急灯之下,她仓皇逃窜—— 当舞台再次点亮,当他张口欲言,顿时间,后台传出一位女子的尖叫声。 他于拥挤之中,鸣响汽笛,她轻如飞燕,掠过他的视线,在他的豪车之上,刻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她辗转于地产
  • 婚宠溺爱

    梧桐引凤来 著 她是单纯、平凡却又善良的女子,却在初入职场时,遭遇潜规,仓皇逃脱,义气沉默,却换来更多伤害。他是身份不凡,骄傲且疏离,不愿借助父辈力量,独自成长。偶然撞见她被欺负,他出手援助。命运之门悄然启动,感情开始交割不清,当人心的复杂,人性的丑陋,人情的冷暖,一一暴露在她面前,她又该何去何从?他不顾一切的守护和倾心的呵护,又能否收获她单纯的美好?繁华散尽,尘埃落定,他们又能否走过彷徨,牵手明天?
  • 盛嫁

    醉时眠 著 神秘的身世,稀有的血型,他娶她是为了传宗接代 豪门破产女顶替知名调香师,她以为终于获得幸福 白莲花太多,绿茶女不少,看似完美的婚姻,岌岌可危 「你只是负责用来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盛世婚,风光嫁 「我以为你要的是我的爱情,原来你要的是我的性命」 【盛嫁——豪门千金的盛世婚嫁】
  • 罪恶之城

    权利 著 比生死更震撼的现实百态,比江湖更传奇的血火人生。 真正的博弈,在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早已展开…
  •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尘北北 著 为了妹妹,她甘愿嫁给传闻中容貌尽毁,性情残暴,还不能人道的男人。   豪门世家,尔虞我诈,她一次次被陷害,却总有一双手护她周全。   步步为营,原以为一年之后能获自由。   期限一到,男人摘下面具,邪魅一笑:“夏怡洋,之前是我,现在是我,以后也是我!”